「與土地共生」系列講座第三場:邊緣戰鬥學校

Categories: 活動報導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14/11/21

從土壤而生:土地與文化記憶系列 巴代

文/莎歷瓦勞.布朗

DSC_1187
卑南族作家巴代

原住民長久居住在臺灣島上,與土地所發展出的共生關係,形成原住民各族群的生活的文化與知識,一直也是臺灣原住民作家在文學創作上的活水。小小書房於10月29日邀請卑南族作家巴代以「從土壤而生:土地與文化記憶系列」為題,來談關於原住民個人的在地記憶,以及土地經驗如何成為書寫培力的養份。

巴代從兩起社會關注的環保議題談起──美麗灣事件與阿朗壹的開發。

美麗灣案為臺灣「兩次環評結論都被法院撤銷」的首例,一直以來備受爭議。美麗灣度假村所在的杉原海邊,是巴代青少年時期的裸泳基地,在昔日東部海岸國家風景區管理處經營後,杉原沙灘變成要花錢進去,外面有咖啡廳,願意的話旅客可以在木麻黃下露營,甚至露宿在沙灘下,這些對旅客是別有一番滋味,但是,對當地居民(刺桐部落)來說,反而是美麗灣度假村開發後有可能改善當地人的生計。原因是舊時由東管處管理時,所有的用人都須經過公務人員晉用程序,導致當地人無法獲得工作,在此工作的都是外地人;而美麗灣度假村的財團則可能提供當地工作的機會。巴代也在某一次演講接到同學的詢問時,才意識到:很多人去參與這些抗議活動,包含所謂的專家學者,抱持的一種理想性的狀態,卻忽略了當地人的想法與內部狀態。好比原住民文學中常出現的「狩獵」,專家學者可能並不想了解、不會閱讀我們所寫的原住民文化底蘊下的「狩獵」意義,這是十分弔詭的事情。而美麗灣案二次敗訴,所需要面臨到更大的問題是廠商所申請的國家賠償與建築的拆除費用,以及是否真的能將海灘回復為原來的樣貌?若是不能,這個地方又將成為一個問題所在。這些,是住在當地的人才會注意憂心的。因此巴代認為面對已發生的問題,如何製造雙贏是非常重要的問題,而非將問題的解決推向理想化,忽略當地人的現實。

另外一個例子是藝文界呼籲搶救保留的阿朗壹,在當地居民內部也有兩種聲音。一種說絕對要開,為了交通的方便與工作的出路;另一種則是持反對態度。巴代基本上認為多一點青山綠水絕對是好事,但由於不是當地人,還是必須尊重當地人的決定。現在屏東縣政府採取的作法是管制人數進入,然後僱請當地原住民擔任嚮導,從原住民的故事傳說、生活文化引領遊客了解阿朗壹的生態。巴代最後提到,杉原海邊的木麻黃樹叢中有一個印有足印的大石頭,上面有足印,背後的神話是卑南大社的一對兄弟偷甘蔗,弟弟被抓,哥哥做了一個大風箏去救弟弟,巨大的拉力在石頭上留下了足印。這是附近卑南族與阿美族共同擁有的神話,但是,這個故事無論在舊的杉原海水浴場或美麗灣案中都消失了。開發與保留間如何取得共識與平衡,甚或留下更多後人得觀賞的美麗故事?講到此處現場與會者們彷彿都陷入思考之中。

回到個人與土地的相處經驗,巴代開始搭配照片介紹故鄉大巴六九的各處景象,並幽默的述說著故鄉的歷史,像是食用蝸牛的歷史脈絡、小米的種植、輪工換工、祭儀,到後來發展出來的婦女節活動、大巴六九溪在童年時代婦女在溪邊等待前往採集或狩獵丈夫或父兄歸來等等。而像大巴六九這樣有張惠妹、Saya,有作家巴代的部落,看似房子蓋得很漂亮,卻是卑南族中較為貧窮的部落,一直到現在還有很多的「專職獵人」。2006年的時候巴代要到一個舊遺址踏查,會經過一位當時66歲的獵人的獵場,因此請他帶路。過程中獵人帶領他們走當階段「可以」經過的地方,原因是獵場的生態非常脆弱,為維持內部生態的平衡,獵人會規劃年度的狩獵(像是幾月到幾月狩獵幾隻飛鼠),並注意獵場內植物的分布與數量,以經營整個獵場的生態,而獵人本身也是生態中的一環。巴代繼續興致勃勃地分享大巴六九的照片與歷史,以及這些地景在其著作中描繪呈現。在談到大巴六九山區後來被平地人改種植檳榔過程,巴代不忘抖出了某次與夏曼.藍波安經過此區時,這位海邊的山地人一看到藍腹鷴就衝下車想用衣服想要罩住藍腹鷴的趣事(點連結可觀看文章)。而平地人後來認真種植檳榔的結果,造成大冠鷲棲地被破壞,若冬颱侵襲的話,倒楣的也是下方的卑南族人。最後,巴代演唱了一首由張王玉妹女士作詞作曲的卑南歌曲,以悠遠的歌聲結束今天的講座。

在小小書房溫馨的空間裡,跟著巴代踏訪照片中的每一處景點,體會當地卑南人如何與土地相處,同時也是一次思索的機會。人與自然、土地如何共存?以及兩者共存所積累的記憶如何被延續,甚或成為後人生活的滋養?是當代人在面對經濟發展時,理當優先思考的課題。

 

活動說明

邊緣戰鬥學校│巴代

DSC_1185
小小書房有關原住民的圖書一角

由小小書房舉辦的「與土地共生」系列講座第一波,從閱讀語書寫開始:文學,以及農村的書寫與培力。

為何是文學?對我們而言,在諸多的書寫創作裡,文學雖以現實作為基底,卻能夠刺穿現實,揭露表象底下的真貌,因而,由土壤而生的文學書寫,作為對於「現實」的抵抗與反擊之聲時,韌度、力度以及其穿越時空引發共鳴的可能性,往往比瞬時一現的新聞、訊息來得珍貴。座談的縱軸由台灣農村/城市的時間軸變化,橫軸則分別從農村、城市到山林等不同角度切入,呈現台灣社會變遷,個體的在地記憶與變化,此外,也特別引入創作者在現實生活裡,帶領學生、社區居民觀察、記錄、書寫的培力經驗。

(上述活動說明來源:小小書房

 

No Comment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Welcome , today is 星期四, 2019/0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