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minun:第五屆臺灣原住民族文學論壇

Categories: 活動報導
Tags: No Tags
Comments: Comments Off
Published on: 2014/09/24

Tminun:第五屆臺灣原住民族文學論壇

時間:103.09.12—13

地點:臺北公務人力發展中心

圖、文/莎歷瓦勞.布朗、游凱婷

 

在原住民族委員會的贊助下,山海文學雜誌社籌辦文學獎、文學營、文學論壇三位一體的臺灣原住民族文學系列活動,至今已邁入第五年,是臺灣原住民文學的年度盛會。本屆論壇由原民會副主委陳張培倫揭幕:文學,可以說是觀察民族生命是否活絡的指標,是得以一窺族群精神生活的窗口。因此副主委也十分感謝「臺灣原住民族文學論壇」前後系列活動為臺灣原住民族創造一個場域,讓作者、研究者、讀者間能夠交流,也期盼與會者在這兩日的活動有所收穫。

文學論壇第一天的場次,包括「年輕世代原住民文學研究」、「原住民文學的教育實踐」、「原住民文學中的族群意識」,以及「臺灣原住民族文學獎作品回顧」。

 

(一)年輕世代原住民文學研究

論壇一由卑南族作家巴代擔任主持,邀集了臺灣文學研究所博士生蔡佩含(政治大學臺文所博士生)、彭玉萍、馬翊航(兩位皆為臺灣大學臺文所博士生)來分享目前正在進行的論文研究。蔡佩含在某次的部落經驗中發現女性從事狩獵是確實存在的,但觀察現階段臺灣原住民文學作品中卻幾乎找不到女獵人的蹤跡,因此有了「想像一個女獵人」的發想,並藉以討論臺灣原住民傳統空間與性別的分工與臺灣原住民文本書寫間的關聯性。彭玉萍則以魯凱族的奧威尼.卡露斯與布農族的霍斯陸曼.伐伐的作品為對象,從哲學人類學的角度出發思考原住民歸返傳統本質的書寫,作者的位置與對話的對象,如何在自我與它者、傳統與外在間形成辯證與迴圈。卑南族的馬翊航則從一張祖父的老照片談起,祖父曾前往新幾內亞的經驗觸發馬翊航找尋祖父為戰爭所用的經歷,但翻閱圖書館中高砂義勇軍的名冊卻仍找不到祖父。馬翊航以巴代的《走過》、湯湘竹的《路有多長》、蔡政良的《從新幾內亞到台北》與《從都蘭到新幾內亞》四個作品思考原住民文學在臺灣戰爭書寫中的特殊之處,通過研究,也是替代家族想念先人的方式。

上圖由左至右為主持人巴代、清大臺文博士生蔡佩含,與臺大臺文博士生彭玉萍、馬翊航


(二)原住民文學的教育實踐

主題二的主持人為孫大川老師,與談人分別從「制定學校課程」、「第一線的文學教育現場」,以及「文化、文學在地導覽與傳播」三個面向來談「原住民文學的教育實踐」的主題。王雅萍副教授在教育部推動與族群教育。泰雅族作家瓦歷斯.諾幹自2002年開始把心力放在小學的語文書寫教育,無意間發現二行詩能觸發孩童的想像,「比喻」加上「心裡的感受」所形成的小詩,使得小朋友容易寫作也樂在其中,因此能透過二行詩的教學帶領小朋友們能容易的進入書寫世界。有別於傳統作文教學,瓦歷斯認為編寫故事是讓小朋友馳騁想像力與表達力的好辦法,也認為而一個有故事的民族,就是有文學的民族。從小學退休後,瓦歷斯先後於民族大愛國小與泰武國小有二行詩的教學課程,瓦歷斯也說只要學校邀請,他也願意前往教學,並打趣說道語文療程一次是四堂課。政大民族所的王雅萍副教授則分享近兩年在國教院進行原住民族教育的工作,2013年原住民族教育的關鍵是部落學校的設置,以及教育部中原住民族教育的專責單位「原住民族及少數族群教育科」的成立。並分享從目前正在推動的沉浸式母語幼兒教育,以及12年國教能給原住民重點學校從事學校本位課程的空間(如泰武國小),到高等教育中的原住民專班等內容。王教授也期盼透過對原住民族群教育的改動能帶動族語意識的復甦。巴代則從自身部落推動故事屋經驗來分享,大巴六九故事團隊結合巴代的小說作品的文學與歷史地景,來進行部落週邊的導覽介紹工作,但可惜的是大巴六九部落故事團隊訓練過程太短,導致團隊人員因挫折而陸續離開,目前雖暫時停滯中,但仍吸取養分待整隊出發。

上圖由左開始為主持人孫大川教授、王雅萍教授,以及作家瓦歷斯、巴代

(三)原住民文學中的族群意識

主持人浦忠成考試委員提及由於原住民社會、處境的特殊性,從1980年代開始的原住民運動,原住民相關的議題一直在原住民文學中滋長,並未因原住民在當代社會中可見度的提昇(如原民會、原住民族學院等等成立)而削減,因此本場主題是以「族群意識」為題。清大臺文所碩士林瑜馨出自於個人都市成長與族群意識萌芽經驗,而有興趣並進一步以「非典型」的原住民文學(即創作者本身具有原住民身分,但是文本所承載的空間已看不見部落,或者不以部落為主要的空間)所表現的族群意識為研究主題。旅讀中國的企畫主編勒虎是曾得過原住民文學獎的原住民文學創作者,同時也是畢業自臺大臺文所的年輕研究者。勒虎從讀者與歷年擔任文學將評審記錄的經驗來分享所觀察到近幾年原住民文學的變化,並指出新世代的原住民作家從早期抵禦外侮、自我建構走向自我批判的寫作路徑。達悟族作家夏曼.藍波安則以新書《大海浮夢》與大家會面。

上圖左至右為浦忠成考試委員、清大臺文碩士林瑜馨、旅讀中國主編勒虎,以及作家夏曼.藍波安

(四)臺灣原住民族文學獎作品回顧

主題四由政大臺文所的陳芳明教授擔任主持,與談人為歷年來擔任文學獎的評審們,就各個文類的回顧與評議。舞鶴細數歷年短篇小說的表現題材主要有四類:「對部落傳統的追述」、「部落的現況以及存在的問題」、「部落與都會之間」、「科幻部落/原民」,舞鶴特別期許新世代描寫上一代從部落到都市內心的轉折,但也指出這個題材是短篇小說難以處理,期待長篇。郝譽翔分析近年來散文常見的題材有:部落文化、親族、災難、傳統與兩難,而她認為未來可以再發展的空間包含性別的多元想像、社會批判、自然書寫、都市原住民等等。好的散文是必須從平凡的生活中寫出不平凡的滋味,因此作者需要特別的經驗或者不同的視角。郝譽翔也指出臺灣原住民特殊的生活經驗或雙重經驗可成為文學的養份,是當前臺灣文學中最有潛力的一支隊伍。董恕明回應舞鶴與郝譽翔的在個別文類中題材缺席的疑惑,比起小說與散文,新詩組的題材與風格是非常多元,競爭非常激烈,詳細的內容董恕明寫有專文〈在生活中提煉詩,在詩中反思生活〉一文。啟明.拉瓦則帶來較為遺憾的消息,相較其他三種文類,報導文學的參賽數量是數量最少,且品質駁雜。事實上臺灣原住民族報導文學的題材非常多樣,可以挖掘的部落事件非常多,但可能是因為族人對於報導文學的書寫形式與手法不熟悉因此尚不能掌握該文類。因此啟明.拉瓦提供了一些報導文學的典範,以及歷年評審的觀察與建議,期盼將來報導文學的參賽作品的質與量皆能有所提昇。

 最左開始為主持人陳芳明教授、作家舞鶴、郝譽翔教授、董恕明教授,以及作家啟明.拉瓦

第二天的議程同樣安排了四個場次,分別為「原住民女性書寫的對話」、「原住民文學與展演」、「原住民文學與傳播」,及最後的綜合座談。

 

(五)原住民女性書寫的對話

論壇五由董恕明老師主持,里慕伊‧阿紀(泰雅族)、依苞‧達德拉凡(排灣族)與陳孟君(排灣族)三位原住民女性作家為與談人。里慕伊是位專業的幼教老師,寫作是她閒暇之餘「浪漫的外遇」,詩人瞿海良評論其文字「清新、溫馨、細緻婉約」,她希望擺脫性別上的限制,嘗試書寫男性的故事,但完成的《山櫻花的故鄉》卻依舊清新婉約,遂決定當個享受創作樂趣的人,直接創作關於女性的小說,其中一篇《懷湘》將於年底出版。依苞早先服務於中研院,投身於排灣族的文化研究與田調,十幾年的經歷成為她創作的重要養份。目前服務於「優人神鼓」,經由武術與打坐讓依苞能更認識自己,並下鄉到彰化監獄與南投親愛國小教鼓,與受刑人和學生的互動帶給她許多感動。七年級的孟君是三位當中最年輕的一位,被譽為全才型寫作者,她將對於祖母身為助產士的觀察寫成作品,為原住民文壇一向缺乏的報導文學類注入一股新興的力量。與談中也分享了其個人成長與身分認同的歷程,藉著觀察與書寫望能走出一條屬於自己的路。

上圖由左至右依序為董恕明老師與三位女作家:里慕伊‧阿紀、依苞‧達德拉凡及陳孟娟。

(六)原住民文學與展演

論壇六由胡台麗老師主持,趙綺芳老師、蔡盛通老師、阿道‧巴辣夫‧冉而山(阿美族)為與談人。台北藝術大學趙綺芳老師以《Pu’ing‧找路》為例,探討以劇場作為一種文學行動,可透過展演讓文本做最完整的感官呈現。身為知名作曲家的蔡盛通老師提出:歌劇因為結合了樂團與知名作曲家,加上演繹者放大情緒的演出,得以不同於歌仔戲或平劇。透過蔡老師的創作,將原住民的自然與愛融入歌劇中,得到很大的迴響。阿道為冉而山劇團的團長,分享冉而山劇團獲選至愛丁堡藝術節參與密集演出的挑戰,以及在太魯閣山林間排練的特別經歷。

 

(七)「原住民文學與傳播」

論壇七的主持人為馬紹‧阿紀(泰雅族),與談人有魏貽君老師、陳芷凡老師、以及利格拉樂‧阿女烏(排灣族)。這組與會來賓中,主持人馬紹是記者出身,陳芷凡老師擔任山海文化雜誌社編輯多年,阿女烏則為原住民電視台「文學地圖」的節目製作人,三位都曾於不同的媒體中致力於原住民文化的傳播。陳芷凡老師強調,當媒體用來敘事時,真實性比構圖美學或學說論述來得更加重要。東華大學華文系魏貽君老師則分享研究原住民文學最單純的原因正是因為感動,因為感動,繼而能撼動並影響更多人。而阿女烏製作「文學地圖」的初衷是為了授課需要,希望透過採訪將原住民作家影像化,使學生能更有興趣去了解原住民作家,「文學地圖」開播後的確受到廣大的迴響。

 

論壇(八)為綜合座談

除了上一場的作家與老師們繼續留在講台,也加入了幾位作家一同與台下觀眾交流討論。在不同的時代背景下,原住民文學所展現的文風也會不同,如何能定義「真正的」原住民文學?目前部分活躍於文壇的原住民作家,隨著對中文文字語言越趨嫻熟,近期的作品讓部分讀者感嘆流失了不少「原汁原味」,但回到文學的本意,內容撼動人心應當凌駕於用字遣詞之上,作家「漢化」過了頭的現象其實也代表著其在使用中文文字上的進步成長。而原住民文學的發展上總是讓人充滿焦慮與痛苦,因為作家們總是被賦予過多的責任,創作之餘,得身兼語言學家同時肩負著文化傳承的使命,未免有些沉重,雖然不遺忘過去是種道義,但用原住民族天生具有的幽默感譜出更多讓人神往的作品,才是原住民文學的正面意涵。

 

五年來,如致力於原住民族文學論壇籌備工作的巴代所言,臺灣原住民族文學獎與文學論壇已經累積、吸引了新的創作者與研究者,並且劃出臺灣原住民文學的區域。臺灣原住民是口傳的民族,使用文字表達的時間很短,當代原住民靠文字記錄,或轉譯使得原住民的精神與美感能被欣賞、延續,但在文字使用漸趨嫻熟的此時,呼應林志興理事長(中華民國台灣原住民族文化發展協會)於開幕式提出的問題:當代原住民族應該思考為什麼以前口傳的時代文學不但不會流失還能形成迴圈發展?但一碰到現代,以往口傳所呈遞的為何就被沖散?而在文學之中,當代原住民如何和傳統與祖先對話?原住民族小小部落的文明又如何和全人類的文明對話?都是當代原住民當持續思索的課題。

Comments are closed.

Welcome , today is 星期二, 2019/05/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