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書】遲來的後殖民:再論解嚴以來台灣小說

Categories: 館藏導覽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14/08/21

 

 

書名:遲來的後殖民:再論解嚴以來台灣小說

作者 劉亮雅

出版項:國立臺灣大學出版中心,2014

ISBN:9789860399004

文/盧育嫺

 

《遲來的後殖民:再論解嚴以來台灣小說》作者劉亮雅是現任臺灣大學外國語文學系暨研究所教授,本書是繼2006年作者推出的《後現代與後殖民:解嚴以來的台灣小說專論》後,對解嚴與後殖民議題的持續探討。劉亮雅認為,新世代誕生於解嚴之後,對於臺灣如何由戒嚴過渡到解嚴,民主化與後殖民化的過程不夠瞭解。另一方面,戒嚴時期殘留的威權思想與殖民心態仍需持續批判,因此,本書的「再論」實有必要,另一方面,也是補足前一本著作所缺乏的原住民書寫和自然書寫。

劉教授透過對施叔青、李昂、拓拔斯·塔瑪匹瑪(田雅各)、賴香吟、陳玉慧、吳明益、陳雪等作家的小說之講述,並應用薩伊德(Edward Said)、史碧娃克(Gayatri C. Spivak)、巴巴(Homi K. Bhabha)、柯立佛(James Clifford)、謝永平(Pheng Cheah)、蒲蕊特(Mary Louise Pratt)、德立克(Arif Dirlik)、佛洛伊德(Sigmund Freud)、巴特勒(Judith Butler)、班雅明(Walter Benjamin)、廖朝陽、邱貴芬、廖炳惠、葉石濤、孫大川、荊子馨、陳培豐等學者的理論進行分析,架構出「重寫台灣國家歷史」、「原住民書寫與自然書寫」、「女性鄉土想像的新貌」與「國族與性別的交纏交錯」四大區塊,希望這層層探討,能折射出臺灣文學在文化實踐上的多元面向。

原住民書寫是臺灣後殖民書寫的重要一環。孫大川多次指出,從八○年代中期原住民運動開始,原住民知識份子從政治戰場上受到鼓舞,見識到文字論說的力量,成為原住民文學開路先鋒,多位原住民作家靠著一枝筆,寫出了黃昏族群的悲哀並尋求反擊,批判國民黨政府、批判漢人沙文主義,形成今日浩蕩的原住民文學和文化復振隊伍。原住民文學從「他寫到我寫」的一路風雨艱辛,其實才是成就今日臺灣後殖民書寫的最深層母土。

本書在原住民書寫方面,以「田雅各小說中的自我另類民族志表達與文化翻譯」為題,介紹了拓拔斯•塔瑪匹瑪的短篇小說集《最後的獵人》(1987)、《情人與妓女》(1992)當中的篇章:〈拓拔斯‧塔瑪匹瑪〉、〈最後的獵人〉、〈安魂之夜〉。劉亮雅認為這三篇短篇小說,皆具有田雅各個人生命史的自傳性色彩,可稱之為「自我另類民族志」。在〈拓拔斯‧塔瑪匹瑪〉、〈最後的獵人〉中要處理的核心問題是,傳統布農族人對於打獵與伐木等風俗有著不同於主流社會的理解與詮釋。到了〈安魂之夜〉,則環繞在布農族人對一位布農士兵之死的隆重哀悼活動上,而在葬禮儀式中,不同世代的族人又有迥異的想法和舉止。拓拔斯•塔瑪匹瑪在著作裏,充份展現了他所察覺到原住民文化遭遇的雙重威脅:全球化資本主義與中央政府的殖民政策。除此之外,原住民書寫必定遇到的「文化翻譯」問題,在三篇小說中清楚可見、俯拾皆是,這也是劉亮雅想探討的另一個面向。

劉亮雅藉由孫大川、班雅明、巴巴等人理論的推衍,觀察原住民文化復振運動現況,並檢視臺灣當代歷史,認為:拓拔斯•塔瑪匹瑪在《最後的獵人》自序中所坦承寫作的最終目的是:一、讓不同族群能夠互相認識,和諧共存;二、激發原住民對創作的興趣。這兩個策略,現在看起來是成功的。拓拔斯•塔瑪匹瑪的三篇故事顯示,充滿異質性的原住民社群才是維繫原住民文化傳統,並與主流文化抗衡的根本動能。而另一方面,從拓拔斯•塔瑪匹瑪的著作軌跡中,也看到他實踐了德立克(Arif Dirlik)所言:「重點在於並非要恢復已逝去的過去,而是要重申傳統價值作為未來新視野的來源,反對過去主流歷史觀所否定的原住民傳統價值。」的積極精神。拓拔斯•塔瑪匹瑪作為臺灣原住民文學開拓者的睿智視野,確實為臺灣的後殖民工程,開展更深層的自省與關懷。

No Comment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Welcome , today is 星期五, 2019/1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