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錄片】追尋圖博之歌

by kate
Categories: 館藏導覽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20/10/26

NOV01《追尋圖博之歌》

阿旺曲培導演;台北市 : 同喜文化出版工作室,2015

文/KT

 

《追尋圖博之歌》是部關於圖博傳統音樂、戲劇和文化的紀錄片,亦為導演阿旺曲培首部紀錄長片。阿旺曲培生於圖博,年幼時便與母親逃至印度,以難民的身分成長。畢業於印度達蘭薩拉的圖博表演藝術學校後,對圖博音樂的興趣與日俱增,因而選擇赴美國進修,與西方世界繼續分享圖博音樂。

本片以一段西元9世紀的圖博民謠清唱作為開場,歌詞內容描述圖博得天獨厚的自然環境,土地純淨,如同天堂,人民生而為智者豪傑,僅依善道而行。直至1950年中國入侵圖博,一切的美好開始起了劇烈的變化……

自阿旺曲培年幼時,圖博的音樂不斷存在於他的想像中,且不顧家人勸阻,堅持回到故鄉,希望能找尋至今尚未聽過的圖博音樂。1995年重返故鄉後,卻發現城市裡到處充斥著中國共產黨的宣傳和中國流行歌曲,找尋不到任何一首圖博歌曲,因此他決定改往鄉村尋覓。鄉村人們的熱情分享,阿旺曲培採集到許多民謠,圖博人不論做任何事皆與音樂和舞蹈有所連結。好比擠牛奶歌、製作酥油茶時的酥油歌、放牧時也會一整天哼唱著歌以及蓋屋頂歌、飲酒歌等,充斥於生活中各式各樣的歌曲,圖博就是一個如此熱愛音樂的民族。圖博民謠歌詞內容提及的民俗、人生哲理與宗教信仰,足以成為圖博人的歷史老師,因此又被稱為「圖博教育之母」。

20世紀中葉中國人入侵後,中國音樂和愛國歌曲使圖博人疲勞轟炸,這些聲音與圖博格格不入。而中國共產黨培養特定的圖博歌手,企圖改變圖博音樂的本質,並宣稱圖博民謠是粗俗的東西,需要被改造。毛澤東常說:「為了吸引群眾的注意,二十個表演者遠比一千個士兵更有力。」。導演於鄉下旅行時,觀賞國營表演藝術團體的表演,其混雜風格怪異的歌舞及以共產黨為主題的音樂短劇,結束時臺下一片靜默,觀眾皆不知如何回應。如今圖博隨處可見此種類型的表演藝術團體,演出內容帶有圖博及中國色彩,毫無意義。但日復一日,人們終將於這些空洞的表演,找到某些涵義;如此,圖博的民族文化特質亦將徹底消失。

圖博民謠充分反映過去圖博人的快樂生活,和現在全然相悖。儘管中國人民無所不在,遇見努力保存文化的圖博人仍深深激勵著阿旺曲培。歷經兩個月後,導演先將半數影片寄回印度,並動身前往出生地阿里採集家鄉的音樂,以及探望留在圖博的父親。然而才出發不久,便於檢查站被攔住,官員檢查行李之後,即沒收相機與所有錄音帶並將其逮捕。阿旺曲培遭官員指控其以錄製音樂為藉口,藉此蒐集敏感材料,從事間諜活動,未經審判,即判18年徒刑。服刑期間,監獄內的囚犯每天被迫唱著中國共產黨宣傳歌曲和軍歌,擴音器亦不斷播放中國音樂。導演在獄中持續蒐集圖博民謠,起初他將獄友唱的歌曲記錄在香菸包裝紙並做成簡陋的筆記本,但某天被警衛發現了歌本並撕毀,因此開始將民謠直接記誦於腦海裡。囚犯每天被逼唱中國國歌,不服從者必須於大太陽下罰站一整天,整整四個月,堅持不唱的人則各自被帶至房間毆打,許多獄友歷經日復一日的折磨皆病倒了,有些人出獄不久後便過世。導演困於監獄期間習得許多圖博占卜民歌,爾後得知母親正四處奔走,要求當局將其釋放。在外國朋友協力幫助之下,各方有力人士先後聲援圖博,並譴責中國共產黨無理關押阿旺曲培。國際間強烈壓力下,終於2002年將其釋放。

2008年3月,圖博人對於中國過去50年來的壓迫再也無法隱忍,因而發起抗暴運動不惜與中國人槍炮對峙。許多年輕人放棄理性、非暴力的解決方式,選擇了最不願見的極端方式,其放火焚燒中國人的店家,殺害20名中國人。此後短短幾天內,超過200名圖博人被槍殺,中國官方使用殘忍手段進行鎮壓,在圖博各地數以萬計的圖博人不僅遭受監禁,甚至失蹤。兩週後,中國於大昭寺精心安排的國際參訪媒體,向大眾展示一切已回復秩序;而一群感到絕望的喇嘛尋獲機會,直接向國際媒體控訴中共的謊言,亦是圖博人有史以來第一次被武力鎮壓前擁有發聲的機會。

尾聲,本片於動人感傷的圖博歌曲中緩緩結束。

「當你們在敵人槍管下發出怒吼,我在眼前看見獨立的圖博;

當你們將自由時光耗費於獄中,我對你們的痛苦切身感受;

兄弟姊妹們,

你們使歷史生氣蓬勃……

 

你們重新點亮真實之火,我們不會讓它再次熄滅;

你們所留的每一滴圖博之血,我們都不會浪費;

兄弟姊妹們,

你們是圖博的生命力……」

Welcome , today is 星期六, 2020/1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