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那時我們還小We Were Children

Categories: 館藏導覽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19/08/28

content -3-3《那時我們還小We were children》

Tim Wolochatiuk導演;台北市 : 視納華仁文化傳播股份有限公司,2012

文/EN

《那時我們還小We Were Children》是一部融合引人入勝的劇情旁白及紀錄片敘事之電影,由導演Tim Wolochatiuk執導。其為無端陷入政府政策而終身受影響的原住民孩童發聲。Tim Wolochatiuk是位獲獎無數的編劇、導演及製片。2007年,由他執導的長篇劇情式紀錄片「失樂園:瓊斯鎮(Jonestown: Paradise Lost)」 被加拿大影視製作協會提名為最佳紀錄片,並於同年獲得格里爾遜獎(Grierson Award)英國最佳紀錄片之殊榮。

本片由真人真事改編,講述兩位孩童Lyna Hart和Glen Anaquod分別在四歲及六歲時被送離家園,並且強迫適應這個殘酷新社會及文化的故事。

加拿大於1876年建立《印地安人法》,規定政府有義務權利和責任對原住民族提供教育以使他們融入社會,而該法於1884年的修訂中,規定第一民族兒童須強制就學日間學校、職業學校或寄宿學校三者之一。但由於前兩者幾乎位於都市地帶,對於居處偏遠的原住民族而言,只有寄宿學校是可行的選擇。因此,加拿大印第安寄宿學校系統從1876年開始實行至1996年最後一所寄宿學校關閉,時間長達近120逾年。

加拿大印第安人寄宿學校系統是一群專為加拿大境內原住民(包括第一民族、梅蒂人、因紐特人)所設立的寄宿學校。該系統由加拿大政府的印地安及北方事務部資助並與基督教教堂合作管理。其系統創建之目的與理念為幫助原住民兒童融入加拿大社會,並成為具有教育背景與投票權的公民;而對管理階層的基督教教會而言,其目的著重於消除原住民族文化與信仰對兒童的影響,並以同化政策迫使兒童融入主流的加拿大文化。

影片開始映入眼簾的是湛藍如洗的天空飄著朵朵白雲,對應著大地碧綠的曠野,馬群在青青草原中浮動著,草原上的野花斑斑點點,點綴在一片綠色海洋裡,使草原更加五彩斑斕。年幼的Lyna Hart開心無慮地餵著馬兒,全然不知這悠閒自得的生活即將戛然而止;接著畫面一轉來到了Lyna Hart入住寄宿學校的第一天,對於4歲的Lyna Hart而言,那是棟堅固、巨大好似要將她吞噬的白色高聳建築,Lyna Hart娓娓道出第一次入學面對陌生環境及文化的恐懼與不適應。而另一位倖存者Glen Anaquod則講述了在學時遭遇的種種不平等對待及創傷,片中交錯呈現兩位原住民孩童的寄宿生活。

印地安人寄宿學校極為苛刻的教學制度,對於原住民族學童造成的創傷包括強制分離原生家庭、扼殺族語及文化,以及各種肢體、言語攻擊和性虐待,並強制剝奪其原住民身分(以提供公民權的美名)。學童被迫斷絕與原生家庭、文化的連結,並被強制要求說英語或法語。從寄宿學校畢業後的原住民族學生往往陷入既無法成功融入加拿大社會也無法回歸部落文化的困境。寄宿學校系統不僅破壞了原住民族文化和信仰的傳承,更讓許多從寄宿學校畢業的學生因創傷後的壓力與心理障礙,出現日漸頻繁的酗酒、藥物濫用和高自殺率之情形。

2008年6月11日,加拿大前總理史蒂芬‧哈珀公開為加拿大政府及下議院中的各聯邦領導人,在過去對原住民族的種種迫害表達歉意。在超過100年的加拿大歷史裡,原住民孩童曾經被「合法的」強迫參加由教會組織的寄宿學校,剝奪其自身族群文化,目的即為「同化」這群小孩;如今這個由政府主導的同化政策和時期,已成為加國歷史上最不堪回首的一頁。

對於在寄宿學校的加拿大原住民族學生來說,他們所遭受的經歷及影響是極需被探討的議題。Lyna Hart提及,這部電影是她自我療傷的旅程,唯有讓真相被世人看見才得以獲得治癒與寬恕。他們的故事與遭遇帶給讀者深刻的情感衝擊,但更重要的是,他們的故事也展現了力量與韌性,Lyna Hart於片中說道:「我相信他們試圖消滅我們,但他們不能,因為他們對我們做的事以及我們必須經歷的一切。只會讓我們變得更強大,使我們更加堅定!」這部電影為此主題開啟了一扇對話窗,對象不僅僅是對原住民群體,亦包括所有加拿大人。

 

 

Welcome , today is 星期一, 2019/1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