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書】改變世界的植物

Categories: 館藏導覽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16/12/26

content-3-4《改變世界的植物》

托比‧馬斯格雷夫(Toby Musgrave)、威爾‧馬斯格雷夫(Will Musgrave)著,董曉黎譯;信實文化行銷公司出版、 高見文化行銷公司總經銷,,2014

文/蕭如雅

《改變世界的植物》由兩位對園藝、歷史、考古有深厚研究的作者撰寫,書內簡介植物科種和功能,以及發現植物後對世界改變的過程。此書英文名為《An Empire of Plants: People and plants that changed the world》,其實和中文的「改變世界」些微不同,中文版省略了「帝國」二字。簡言之當本書主線在解析經濟植物影響世界之時,不能不說也同時呈現著一卷世界強權移轉的歷史。

作者大多資料從西方英國的角度來書寫,隨航海發展發現新大陸起,他們從中南美開發,接著轉向印度到東方,強盛的國度版圖使他們能任意將植物放在適合的地方生長。這些經濟作物雖然帶來許多方便和創新,書中也交代其產生的負面影響,包含對歐陸內部自工業革命後,社會階級帶來的貧富不均及有毒植物濫用,對外,則產生了殖民地中的壓迫者和被壓迫者。原本只是介紹日常植物給遠方客人的美洲原住民,也料想不到最終成為全面被侵略的對象,而大量被迫遷移的非洲奴隸販賣,更是人類史上醜陋的一頁。作者試圖在書中對欺壓和貪婪有所抨擊和反省,維持公平的歷史判斷,藉血淋淋的過去,提醒不能再遺憾的重蹈覆轍。

除此之外書的其餘部分,就是對經濟作物充滿趣味和驚奇的書寫了。我們可以了解現在熟悉的煙草、甘蔗、棉花、茶葉、罌粟、奎寧、橡膠等七種植物,是如何成為現今樣貌。

發跡美洲的煙草品種很多,在美洲原住民儀式中常見,有女神為人類消憂解愁所賜的傳說。哥倫布發現後帶回歐陸,初期曾因吐菸的景象令人驚懼而遭禁止,普遍後則出現多種吸食方式─用葉子捲煙草、鼻煙、雪茄、煙斗等。其導致上癮和影響健康的證明直到近代才確立,不然初期還曾被視為治百病良方。

如果說煙草是上癮者才需要的消耗品,甘蔗、棉花及茶葉則是人類飲食衣著進化的重要角色。製造糖的甘蔗,是歐洲列強在西印度群島的產物,因製作需要大量勞力也為了善用船隻的價值,他們開啟「運貨-運人-運貨」的惡質三角貿易制度,將非洲奴隸引入加勒比海成為便宜勞工。生產出的糖大量供給英國及歐陸食用不外乎喝茶習慣的風行,糖成為喝茶的配料。初期茶葉來自中國,但西方和東方茶在泡製並不相似,當喝茶習慣大開後英人便在印度山下自行栽種,同時因為仕女「下午茶」的流行,同時也帶動瓷器生產。
改變傳統羊毛與麻布衣著,改穿輕柔棉衣則歸功暱稱「樹上的羊毛」的棉花。英國原本進口印度棉,後期變成美國棉的主要銷售對象,賴棉花為銷售主力的美洲即使在英國廢除奴隸制度後,還是難以放手廉價黑奴勞工,最終因黑奴的人權抗爭,棉花間接成為美國南北戰爭的導火線。

而距醫藥和毒害只有一線之隔的罌粟和奎寧,更是世界版圖轉換的重要推手。罌粟能製造止痛的嗎啡,但精煉的海洛因卻會殘害人體,當時鴉片是列強輸入中國的品項,也是近代中國衰敗的最後一根稻草,而現在海洛因也仍是世界上未歇的社會問題之一。能提煉退燒藥的奎寧是從祕魯美洲土人手上發現,是當時治療瘧疾的主要方式。一開始從耶穌會教士中流傳開來,漸漸成為戰爭中預防士兵生病的藥品,而列強諸國也靠著此藥的保護入進非洲。

最後的橡膠,源於巴西發跡在馬來西亞。一棵橡膠樹需栽種五年以上,才能採其汁液來製造彈性的膠原料,其製成物之一如輪胎就帶動汽車發展。橡膠也讓當時中國南海至東南亞勞工(華人及印度人)大量移居至馬來西亞,成為今日此地多元人口的原因。

值得在一提的是,英國當初為了維持奎寧原料─金雞納樹不被砍伐殆盡,成立了收集世界植物的「邱園」(Royal Botanic Gardens, Kew)。這座植物研究中心由約瑟夫‧班克斯(Joseph Banks)及威廉‧傑克遜‧胡克(Sir William Jackson Hooker)及兒子執行。為了獲取國家最大利益,胡克父子推展出「中心及輪軸」論,將世界各處來的植物存放在英國邱園中,整合後再往各殖民地進行栽種,如現今新加坡植物園便是過去留下的蹤跡。

本書結論寫著「植物,已經讓我們的世界發生了天翻地覆的改變:他們的栽培,生產過程同時也是一個對人類生存發生巨大影響的過程。」現今人類開發自然界,更多是為了生存需要,如糧食問題的基因改造、疾病治療的植物採集,但是怎麼不破壞自然定律,在取用之間平衡不濫墾滅種,恐怕比起過去單純發現更重要,人類更謹慎多面向的考慮,才能讓植物的貢獻更具意義。

【圖書】風是我的母親: 一位印第安薩滿巫醫的傳奇與智慧

Categories: 館藏導覽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16/12/26

content-3-3《風是我的母親: 一位印第安薩滿巫醫的傳奇與智慧》

熊心(Bear Heart)、茉莉.拉肯(Molly Larkin)著,鄭初英譯;橡樹林文化出版,2014

文/古文君

巫師在原住民的生活裡,不論國內外,都扮演著重要的角色,他們不僅是醫生,減輕人們身體上的不適,在許多重要的場合上,他們也替人們祈福,為人們的心靈找到依歸。《風是我的母親》一書便是美國印地安薩滿巫醫-熊心,以自己的生命歷程,將整冊分成三大篇,述說印地安部族神秘、有趣且充滿靈性的生活。

第一篇是作者回憶自己的起源,從先人的歷史到自己的長成,例如他才出生三天,母親便將他引介給天、地、風、火和四方,那是該族人與天地萬物保有緊密關係的方式,藉此使得他們得以在成長中擁有歸屬感,以及而後被挑選為巫醫後所面對的各種訓練,包含赤裸著上身躺在蟻丘上任大紅蟻爬滿整個身體、一邊吟詠一邊光腳走過一個響尾蛇窩及環抱一棵樹等經驗,紀錄了原住民對於尊敬長者及充實智慧的方式。

第二篇是作者成為巫醫後展開的各種見聞,從法院中隱身術到治療叔叔因中蠱所受的傷,不論是族人還是非原住民,作者的法力對於他們都發揮了效用,這些不可思議的結果,讓人不禁由衷的敬仰與敬畏,即便如此,他仍強調世上只有一位療癒者,就是他們的造物主,而巫師只是「協助者」罷了,他們只是保持這樣神聖的信念,並且盡責地守護這樣的能力。雖然選擇了幫助人們的路耗費了許多心力又孤獨,但他仍覺得值得一走,特別行醫後求助者以祈福的回報讓他備感安慰。

除了生理上的病痛,巫醫也醫治心理上的苦痛。這部分則可見於本書中的第三篇,相對於現代學者以實驗研究方式去論證假設地成立與否,原住民對於事物的感應能力則是他們的救贖之道,他們深信如果總是讓邏輯思考毀掉初始的直覺感應,將有可能因此付出慘痛的代價。因此作者在此強調了愛帶來的力量,也分享了原住民與生俱來的幽默感,他們帶來的歡笑絕對是靈丹妙藥,而面對生命中的苦難時人們應該如何釋放與放棄,作者介紹許多美國原住民部落都透過靈境追尋的方式來探索自己,而更了解自己及找出人生面臨抉擇時找出選擇的機會。

讀完本書之後,我們可以從原住民的角度中獲得不少的智慧,並且開闊我們的視野。而他們對於大自然的尊重及對待金錢的方式,讓他們比我們更懂得知足感恩,因而更能領受人生美好的訊息。最後,就像本書結尾附帶的禱詞一樣,祝福閱讀本書的人,都能得到更專注、和諧、懷抱希望地生活的啟示,進而找出自己的人生態度,運用它去實踐人生的每一步。

【圖書】日治時期在臺日本警察的原住民書寫:以重要個案為分析對象

Categories: 館藏導覽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16/12/26

content-3-2《日治時期在臺日本警察的原住民書寫:以重要個案為分析對象》

溫席昕著;秀威資訊科技,2016

文/翁稷安

決定一篇研究論文的優秀與否有諸多要素,提出一個好的問題--或用更學術的說法,該研究問題意識是否明確而有價值,往往是其中關鍵。一個深刻而具有洞見的問題意識,必須能回應既然的研究取徑及其所獲得的成果,同時又能另闢蹊徑,在已有的學術典範(paradigm)之中,發揮己身的創見和想像,開展出新的論述,再填補既有研究所忽視的孔隙和盲點,推進人們對該領域理解的前沿;有時甚或推翻陳說,開啟全新的視野,造成孔恩(Thomas Samuel Kuhn))所謂的「典範轉移」(paradigm shift)。也因此有些研究者會戲稱一篇論文的好壞在一開始提問時便被決定,也因此「如何問出一個好的問題」,使自己的研究具有堅實的問題意識,時常困擾著每個研究者,尤其對於初入學術之門的碩博士研究生,「問題意識」四字是讓他們寢食難安的最大苦惱。

溫席昕《日治時期在臺日本警察的原住民書寫:以重要個案為分析對象》一書,雖為作者的碩士論文改寫,但絕對是近年關於臺灣原住民研究重要的成果,不單是書中扎實的史料積累、探入而細微的分析、洗練具洞察力的文字論述等諸多優點,最關鍵的,還在於這研究卓越的問題意義,問了一個既能回應既有研究,但前人又未詳加發揮的重要問題。警察是日治時期官方對原住民管理或控制第一線,已為人所熟知,但作者卻不僅就此打住,僅將警察視為公權力冷血無情的代言角色,而重新從「人」的角度去看待他們,他們成為跨界的旅行者,不只從日本來到臺灣,並身處在平地民和原住民之間,他們有各自的感受,各自對原住民的觀察,並將這些感觸和看法化諸文字,其中有些字句反映著他們自我的處境和眼界,有些段落則受到時代侷限和擺佈,如同你我。

全書包括緒論和結論在內,共分五章,緒論點出了研究旨趣所在,如前述,說明本研究企圖帶入旅行的視角,去看待作為殖民政府蕃地統治最前線、最底層,並身兼征服者、統治者、教育者等不同身份的警察,在空間、文化等不同的越界「移動」中,所產生的種種文字,去看待他們所留下的觀察紀錄,以及在不同身份間的調適,並引用John Berger所言:「我們注視的永遠是事物與我們之間關係。」,去理解這些警察的「觀看」和「再現」。第二、三、四章則順著時序安排,反映著不同時期的蕃地治理。第二章以佐倉孫三、猪口安喜兩人為對象,代表著領台初期階段那種「探險」的氣息,兩人在臺時間有別,留下與原住民有關的寫作卻成反比,兩人為好友,不同的經驗使他們對理蕃的態度和想法迥然不同,一定程度反映了當時對原住民治理看法的差異。第三章以藤崎濟之助、瀨野尾寧為對象,進入了新的階段,撤廢了蕃務本署回歸並確立了警察體系,兩人的書寫不約而同開啟了回顧式的歷史書寫,顯示了「理蕃者」身份的寫作視角。第四章則從霧社事件到二戰時期,以橫尾廣輔、中村文治為對象,霧社事件的衝擊讓橫尾對前期的自信做出了反省,並重新省視對原住民的治理或看待方式,之後隨著戰爭的展開,原住民的治理再度變化,並被推上了前線,中村以個人的身份留下了紀錄。結論則回顧了全文的分析,並為這些個案的分析提出普遍意義的解釋,指出未來還能開展的空間。

作為一本嚴肅的學術論著,本書在閱讀上自然不會如同坊間常見的歷史普及書寫那麼容易,但卻又著更為深刻而動人的重量。深刻的部分在於跳脫單邊式的觀察,巧妙地利用警察所身處的邊界位置,對殖民者、被殖民者做出雙向的觀察,並勾勒殖民過程和不同族群接觸時的複雜。動人之處,則在於從「人」的角度,還原這些第一線殖民者身為人的一面,而不再只是象徵統治階級的一枚無名符號,這看似簡單,卻往往是講究通則式的研究取徑所忽略的,同時也是歷史學那不時被埋沒或遺忘的誕生起點。作者以個案進行分析,突顯了關懷所在,尤其和大論述間保持平衡,在學術文字之中所隱藏的,不僅是史家的技藝,同時也是史家該有的關懷。

【圖書】邊界敘譜 : 光的記憶

Categories: 館藏導覽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16/12/26

content-3-1《邊界敘譜 : 光的記憶》

撒古流‧巴瓦瓦隆著;高雄市立美術館,2016

文/廖偉辰

排灣族藝術家撒古流‧巴巴瓦隆,1960年出生於屏東縣三地門鄉大社村達瓦蘭(tjavadran)老部落,那是一個與外界的進出僅賴羊腸小徑,位處深山的部落,受到外界文明的衝擊甚晚,直到撒古流15歲時,部落才開始有電力的使用,也逐漸改變部落的生活型態;在此之前,部落一直過著以「火」為中心的傳統生活。也因為在撒古流自身的生命裡,親身經歷部落從用火到用電所帶來的巨大轉變,這些衝擊及後來的變化都深刻烙印在撒古流的內心深處,並成為其創作的養分。

當2015年,在高雄市立美術館研究組的策劃下,邀請撒古流及阿美族藝術家拉黑子‧達立夫同時舉辦個展時,撒古流就以「從用火到用電」對部落所帶來的變化與衝擊,作為展覽主軸。除了親臨展場感受外,我們也可在這本編排十分用心,完整呈現創作者意圖的圖錄「邊界敘譜:光的記憶—撒古流」中,窺探一二,本圖錄分為以下三大部分:

第一部分是「遠古的火.石板屋」,則有一系列撒古流透過耆老回憶和自身經歷,所繪製出來的細緻圖說,重建那個在電力還沒有進入年代裡面,環繞著以火為中心的部落生活面貌。首先不論在信仰中心、社會組織活動中心,還是私人的家屋,一定都有一個供奉火的位置。而在回到族人的日常生活裡,「火」除了烹煮食物和夜間提供光源外,也在族人各式各樣的儀式與人生歷程中,扮演十分重要的角色,年度家祭(即祖靈祭;pasa zaleman tua vuvu)時會用到,開墾耕地時的祭典(即向神靈借墾地之儀,俗稱農耕祭;ki sadjang)也會用到,剖巨石、砍樹木前也需要點火向神靈溝通也會用到,更不用說,驅逐惡靈的時候也會用到,所以,甚至可以這樣說,傳統排灣文化的某一部分是由「火」所賦予的各式各樣的意義展開的。

第二部分是「光的記憶」,這部分是在2001年至2008年,撒古流沉浸在部落裡還沒有電,及電力進入部落初期的回憶時,所創作各式各樣與「光」和「火」有關的一系列素描作品,那裡有以前太陽很低很容易碰到的想像,更有撒古流小時候,在吃完晚餐後,在火爐旁邊,聽著祖父母講述部落古老傳說的幸福回憶、也有辛苦工作一天後,拿著火把,穿越森林回家的記憶,還有電視機剛剛進入部落時,族人好奇會發生聲音奇怪箱子,簇擁在撒古流家中庭院整晚不散的奇妙回憶,更有目擊到族人因繳不起電費,拿小米、地瓜到自家雜貨店交換金錢的奇特回憶,從這些林林總總的小回憶所構築出來的記憶中,可以充分感受到,在那個部落剛剛由用火到用電的所帶來劇烈變化年代裡,對當時年少的撒古流產生的衝擊,是如何的巨大與深刻。

第三部分是「部落外的樹蔭」,撒古流借用風災倒樹與報廢鋼筋為材料,裝置舊時部落外樹林的景象,在過去,部落的族人都清楚從外界進入部落中有那些大樹,也因此,部落外的樹林,也是部落與外在世界的分界線。曾幾何時,部落外的大樹先被配上了電線,後來則增加例如「高壓危險」、「耶穌愛你」、「懇請惠賜神聖一票」等等標語於其上,除宣告外來科技、宗教、政治正式進入部落外,也宣告部落跨越過往年代的邊界,進入另外一個難以返回,不知是福是禍的世界中。

誠如策展人曾媚珍所言,原住民一直都是人類學者、語言學家的研究對象與書寫材料,這些研究成果常常只在相關的知識社群流通,形成封閉性的學術文化,而且這些由「他者」所為的論述往往不盡然符合族人所認知的事實,於是有了邀請具代表性的原住民藝術家舉辦展覽,以呈現各個原住民族群本身內部豐富的異文化內涵的展覽計畫。

而在本次題為「邊界敘譜」的展覽中,除了呈現環繞著以山、森林和火為中心的排灣族世界觀及意象外,更可同時從另外一位阿美族藝術家拉黑子‧達立夫的「五十步空間」展覽中,看到以潮間帶和大海作為文化發展軸心,另外一個迥然不同的世界觀及意象。同時,並可反思到,自身習而不察的種種文化,其實也自成一格,饒富趣味,並開始珍惜與認同自身的文化、習俗與傳統。個人想,這也是此次展覽呈現的深刻意義與發人深省之處。

 

延伸閱讀:

1.童春發(2001)。臺灣原住民史,排灣族史篇。南投縣南投市:臺灣省文獻會。

2.撒古流‧巴瓦瓦隆(2013)。祖靈的居所。屏東縣瑪家鄉:行政院原住民族委員會文化園區管理局。

3.尤瑪‧達陸、施秀菊、吳佰祿(2015)。彩虹與蜻蜓:泰雅服飾與排灣琉璃珠的對話。臺北市:臺灣博物館。

4.拉黑子‧達立夫(2016)。邊界敘譜:五十步空間:拉黑子‧達立夫個展。高雄市:高雄市立美術館。

【2017原圖中心1月週六電影院】

Categories: 影片播映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16/12/26

201701_web

本月份原圖中心的週六電影院將播放的電影為《流離者之歌》與《那些年,這些事》。《流離者之歌》故事主題傳達異鄉人的失根悲歌,呼應時下歐洲的移民、難民困境,更以偽裝家庭的安排,探索陌生人之間相依為命的動人感情;《那些年,這些事》改編自暢銷同名小說,故事跨越時空、世代與種族,透過電影遊歷澳洲的時代變遷與人性衝突。

播放日期│1/7、1/14、1/21

播放地點│臺灣原住民族圖書資訊中心(臺大圖書館B1中庭廣場旁)

◎場次一

2017_jan01片名:流離者之歌(輔導級)
片長:115分鐘
播放時間:10:00~11:55

泰米爾猛虎組織士兵的男子為了逃離飽受內戰肆虐的家園,與素昧平生的女子和九歲孤兒偽裝成家庭,一本假護照,讓他從此拋下過去,化身「迪潘」,與「家人」離鄉背井,來到腦海中夢幻和平的巴黎。三人在城市郊區的小公寓為家,以演戲維持家庭的假象,迪潘哀傷沉默,對待妻女卻有著壓抑的溫柔;他擔任工友為家裡換取溫飽、女兒伊莉雅開始上學、妻子雅麗妮則為人看護,當他以為好不容易可以重新開始,才發現這只不過是另一聲槍響前的平靜…

 

◎場次二

 

2017_jan02片名:那些年,這些事(輔導級)
片長:172分鐘
播放時間:13:30~16:22

本片改編自澳洲作家提姆溫頓(Tim Winton)的暢銷同名小說,跨越時空、世代與種族,透過電影帶領觀眾遊歷澳洲的時代變遷與人性衝突。故事發生在沿海社區,橫跨30年光景、串連18起不同事件的人生篇章,每個故事看似毫無關係,卻有著密不可分的牽連。電影由18位導演合力完成,18起真實又虛幻的日常事件,在時間推移下的不是希望與重生,而是遺憾與癡迷,偶然的事件可能改變一生,人們無法逃避,只能放手一搏。

 

=============================================

※週六開放六歲以上讀者入館:

一、6-11歲讀者請由家長陪同入館。

二、十二歲以上請憑學生證換證入館。

三、請遵守本館閱覽規則。

※觀賞假日電影院時,請攜帶證件登記入館,並遵守中心閱覽規則,請勿任意移動椅子。

isang原影展:原住民紀錄片暨映後座談《靈山》

Categories: 活動報導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16/11/24

地點:國立臺灣師範大學誠102

時間:2016年10月26日(星期三)

   文/高紫瓊、圖/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原住民族研究發展中心、原住民學生資源中心

content-2-1

isang原影展由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原住民族研究發展中心、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原住民學生資源中心主辦及本原圖中心協辦,分別於10月24日、26日及31日播映《只要我長大》、《靈山》、《灣生回家》三部原住民族紀錄片,其中《靈山》邀請導演蘇弘恩蒞臨並於映後座談。《靈山》曾獲得2016年臺灣國際紀錄片華人紀錄片評審特別獎、2015年南方影展南方首獎及2015年臺灣國際民族誌影展,此紀錄片是導演蘇弘恩的第一部紀錄長片,藉由拍攝過程,他重新找尋並認識自己的母文化,身為太魯閣族的驕傲。

紀錄片中的主角是位太魯閣族的耆老,亦是導演蘇弘恩的外公。透過鏡頭刻畫出他在部落的生活,以他最熟悉的語言緩緩道出自己的生命經歷與過往的歷史記憶,而片中亦穿插運用了1930年、1960年、1973年、1994年及2014年鐵路電氣化、國民政府宣導、臺灣原住民族正名運動及反課綱等歷史與現今影像的相互交錯、對比。因此,很明顯地從紀錄片可看見是兩個世代的故事走向,映後座談導演亦提及,當初拍攝紀錄片的初衷,單純想把太魯閣族文化做影像紀錄保存,因意會到文化正逐漸地流失,狩獵文化、傳統信仰及外來宗教的相互碰撞等等,經由深入訪談過程中,耆老不時會分享我們未見過的世代,為了解當時的生活狀況,翻閱相關資料及新聞畫面,才慢慢地將其放入紀錄片中。透過兩個世代雙向的呈現,亦說明著現今族人許多思維必須改變,導演提及紀錄片其中一個畫面,電視正播放原民臺的新聞,當下的新聞畫面正播放著原民臺始終無法獨立製作,仍隸屬於官方等等爭議,只是當這些新聞不停播放著的同時,無論外在環境與事局不斷地在改變,外公仍繼續過著他原有的生活。

觀看紀錄片時,令人意外地是畫面所呈現出的情感很真實、自然,毫無初次面對鏡頭的生澀,導演說明拍攝前期花費許多時間讓族人們習慣面對鏡頭這件事,先以拍攝照片的方式,之後才使用攝影機錄製,經過長時間的磨合和溝通,族人才逐漸習慣被拍攝並無視拍攝者的存在,才能呈現如此自然的畫面。原先,希望這部紀錄片能以客觀的視角陳述,但很明顯地,最後的成果仍屬主觀。透過主觀視角的切入及拍攝手法,其實能清楚看出導演對於自己身為太魯族及閩南人的雙重身份處於模糊地帶,始終無法清楚定位自己,因生長經歷與原鄉的連結較微弱,導演自身期許能夠了解母文化的渴望。

現場觀眾問及當有拍攝紀錄片的念頭時,是如何與外公溝通,導演說當下僅與外公說想拍攝外公在部落的生活日常,而拍攝過程中並無太多的訪談及對話,因過去與母文化的斷層,錯過了許多經歷,藉由拍攝此紀錄片亦慢慢地重新認識自己的母文化,雖然仍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導演也透露,紀錄片完成後將影片播放給外公觀看,剛開始外公並沒有太多的反應,直至畫面出現外公山上的工寮時,外公才認出影片中的主角原來是自己呀!山林間,才是外公最熟悉、最自在的生活場域啊!

 

因生活環境及社會結構的變化,族群間的融合已屬常態現象,透過映後座談的對話,導演蘇弘恩並未自己的雙重身份因生活環境與生命經歷的因素而捨棄任何一方,他身體力行,藉由紀錄片發聲,現今原住民所遇的困境及社會大眾容易漠視的議題,期許能找回我們應有的尊重。

【圖書】影像的追尋:台灣攝影家寫實風貌

Categories: 館藏導覽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16/11/23

content-3-2《影像的追尋:台灣攝影家寫實風貌》

張照堂 著;遠足文化,2015

文/翁稷安

張照堂的《影像的追尋:台灣攝影家寫實風貌》,原出版於1988年的書籍,在時隔近三十年後的重新出版,絕對是臺灣攝影界甚或出版界的大事。該書內容介紹上世紀臺灣40年代到60年代的攝影家,藉著在當時新聞局轄下的《光華》雜誌的專欄連載,以三年的時間,紀錄了三十多位臺灣攝影家的身影,為了描繪這些前輩攝影人的身影,作者花費了大量的時間搜集資料、進行口述訪談,每篇攝影家文字所花下的心血,即便在資訊發達、本土資料被大量挖掘的現代,仍是難以超越的成就,張昭堂的論述和引介,成為了臺灣攝影的相關研究上重要的起點。這本書在二手市場上價格居高不下,成為愛好者或研究者珍藏的對象,實不難理解。

從歷史書寫的角度,這本書發揮了雙重的作用,不只紀錄了過去,也紀錄了成書的當下。本書所收錄的攝影家,皆生成於二次世界大戰前,成長於日本治下的臺灣,經歷了政權的易轍。他們多半和你我一樣,背景平凡,然後在偶然的機會下接觸到攝影,從此即為這項藝術所深深吸引,或以專業或以業餘的身份,將一生投入這令他們傾心的創作中。張照堂將這戰前出生的三十三位的攝影者,分為前後兩個世代,這兩代創作者於1960年代的交匯,風格或許各自迥異,在創作的精神上又有著某種傳承和延續,接連而成臺灣攝影界的早期風貌。如在原版序言中作者所言,在早期攝影者的作品中「人」都是最核心的要素,首先衝擊觀賞者的,一定都是「人」,其次才是事件和氛圍,在寫作本書的過程中,作者試圖捕捉「照片中的『人』與掌握快門取捨的『人』」,或許是以「人」為出發的寫作,不僅在各章節安排上,以個人傳記為主(僅最後一章為三人合編),每一文字段落無論是在講述照片內容或在介紹攝影者,都呈現出濃厚「人」的氣息,在字裡行間,宛如可以無距離般的感受到人心的溫度和脈動。張照堂確是當代臺灣最重要的人文紀錄者,不管是影像或文字,都能有著最鞭辟入裡的刻畫描繪(收錄於《造音翻土》中的〈陳達歲月〉即為另一則好例子),也因此,本書雖非歷史書籍,作者亦非史學專業,卻比任何一本專業書寫更貼近「歷史」誕生的原初精神和使命。

不只反應著過去的臺灣攝影歷史,《影像的追尋》也間接紀錄了作者寫作時的時代氣氛,1987年政府宣布解嚴,結束了38年的戒嚴時期,能達成這項歷史任務,引領臺灣走下民主的下一階段,是島內長期能量和期盼的累積,1980年代中期臺灣社會內部各種對體制的衝撞和反思,一次又一次最終鬆動威權的體制。政治變革的過程中,新的價值觀也逐漸成形,對本土文化的重視是其中最重要一項,從1970年代起就積極參與臺灣紀錄片和電影新浪潮的張照堂,本書對早期攝影家的一系列追索,是他對臺灣本土文化長期探索的一個面向,並能在官方出資的刊物上連載,顯示了這份對本土的渴望,在一定程度上,於此時已成為民間和官方皆能認可的願景和方向。「本土」一詞在這剛剛解除政治枷鎖的時刻裡,成為一種純粹而充滿能量的共同理想,本書紀錄了這份純真使命,當今日「本土」一詞因為世紀末的政治動員,已雜入太多色彩,並在文創大旗一揮下,流於片面和形式,前輩文化人的熱誠,似已成為只能憑弔的典範?

作為一本經典,自然可以有很多不同的角度去理解,除了與現實緊密相契合的歷史角度外,美學的觀點是另解本書的另一重要視角,同為攝影大師的張照堂,解析每一幅前輩攝影者的作品的過程裡,已經超越了單純的賞析,近乎於對攝影美學或哲學的剖析,是不同世代攝影者之間對「什麼是一幅好照片」的對話,讀者在閱讀這一則則的影像簡介時,在理解這些照片之餘,也能進一步加深自己對攝影的理解,無論是實務技術層面,如構圖的方法,又或者是抽象哲學層面,如每一次按下快門的意義是什麼。這無疑是底片時代才會交集成的火花,甚至體現了更早期到那底片沖洗還未機器化的傳統,每一幅照片都經由反覆思索,於設計和偶然之間捕捉的一瞬,然後再於暗房之中再三斟酌,終於完成的傑作。如果說作者在書寫各攝影前輩的傳記時,呈現了他們人生的曲折,在解析這些照片時,則挖掘出了影像背後與攝影者的人生,甚或體現了與普世人性相共鳴共通之處。是以,這本書不單介紹台灣本土攝影歷史的殊相,同時也在訴說著攝影藝術的共相;不僅教導讀者如何去觀看這些照片,更試著引領讀者去觀看世界。

在再版序言中,張照堂指出解嚴之後,人們偏重於政治、經濟的變革,忽視了文化層面,是促成他撰寫本書的原因之一。然而同樣的評語,在二十一世紀的臺灣一樣成立,甚至更加嚴重,更多的斷裂橫生在藝術和文化的傳承之間,成為沒有歷史感的淺碟,所有的璀燦之下都是沒有根源的一瞬,如乍現曇花,雖或閃亮,終歸虛無。「或許,今天的影像充滿了活力與生氣,也傳達著煩燥或不安,是進化的過程、現代的徵象,但為什麼我們無能記取、守留住前人經驗中較美好的質素而加以發揮呢?一種謙抑的心胸、安靜的態度,似乎離我們這個時代愈來愈遠了。」這段寫於1988年的文字,是對近三十年後臺灣文化界的警鐘,也似乎是臺灣整體社會所該細細咀嚼的反省了。

【圖書】平埔客 : 從「去做番仔牛」到「嫁做番仔婆」

Categories: 館藏導覽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16/11/23

content-3-1《平埔客 : 從「去做番仔牛」到「嫁做番仔婆」》

楊毓雯 著;新竹縣文化局,2015

文/廖偉辰

《平埔客》主要是討論新竹平埔族群道卡斯族(Taokas)和客家族群在透過婚姻結合後,對道卡斯族在名制、喪葬、分家等各方面的影響,並將論述主軸特別放在竹塹社七姓之一的廖姓身上,總共分為三個部分。

第一部份主要是論述道卡斯族竹塹社在婚姻制上的變化,透過族譜的整理,作者發現一個現象,錢、衛、廖三個姓氏,在族譜最早的三代以內,都依循著以下的慣例來進行嫁娶,亦即潘姓女子嫁給關西系統的衛姓男子,關西系統的衛姓女子嫁給皆只系的衛姓男子,皆只系的衛姓女子嫁給廖姓男子,廖姓女子則嫁給三姓男子。而三姓女子嫁給誰則因為史料無徵,只能推論是嫁入竹塹社的其他氏族內,形成一種循環性的間接交換婚制。

到了第四代之後,錢、衛、廖三個家族開始與族外女子通婚,少與族內女子行間接交換婚制,為什麼會發生如此顯著的變化?作者以為這是因為在清朝政府的政策下,平埔族群擁有遼闊的土地給漢人耕作,生活富裕,衣食無缺,具有強大政經影響力,在地的客家望族,自然願意將女兒嫁入平埔族群中,成為「番仔婆」,以強化自身的影響力,這些女子自然也帶入了許多客家文化的元素。

其次,作者在整理廖豪邁派下族譜中發現一段敘述指出,他們的祖先廖監州因案為避免連累家族,由廣東陸豐來臺,並偽裝成土人,改名豪邁加禮,並與土人結婚,生子合歡、合喜,並遷入竹塹社,後成為竹塹社族人。雖然有研究者以為這是為了要合理化自己的祖先是漢人,是另外一種「脫番」的手法,但作者認為豪邁公派下的廖姓族譜故事正好符合清代早期的歷史情境,大量漢人正由中國沿海前往臺灣生活,需要土地的他們,也是有強大的意願接受招贅,成為平埔族群的贅婿,也就是「番仔牛」。作者以為這是一個長期被忽略的問題,也值得後續好好的研究。

第二部份主要是從名制,來看道卡斯族逐漸漢化或者是客家化的過程。根據研究,傳統的道卡斯族名制使用「親子聯名制」,即自己的名字加上父或母名,例如南茅.少力,南茅是名,少力是南茅的父或母名,主要出現在嘉慶(1796-1820)中期以前。而竹塹社則會加上房族名,這並沒有出現在其他道卡斯族群中,一開始自己的名字然後加上房族的名字,後來則有漢姓,例如廖.合歡.加禮。廖是漢姓、合歡是名字、加禮是房族名。

竹塹社道卡斯族人加上漢姓,一般傳統說法是林爽文事件之後,由清朝政府賜姓所致,作者則指出,從古文書來看,雍正晚期到乾隆早期(1730-50)之間,與竹塹社相關的古文書就已經出現漢姓的使用,所以或許地方官員的鼓勵或是皇帝的賜姓,可能只是做個順水人情或是追認既成事實的做法而已。爾後,到了道光(1821-1850)後期,房族名完全消失,完全變成了漢式名字。

第三部份則是從喪葬、鬮分觀念的出現到「嘗業」的出現,來看竹塹社廖姓漢化的過程。

首先是喪葬,根據作者的研究,早在乾隆晚期,廖姓就很重視風水,也有二次葬的習俗,但由於目前對道卡斯族群過往的喪葬習俗仍然是未知,只能說至少在此時,廖姓就已經完全採用漢化的習俗來對待喪葬這件大事。

其次是鬮分,漢人社會在家長或戶長年老之後,會將家產分配給每一個兒子,而在客家社會中,為了應付不時之需,會將祖先家產保留一部分作為「嘗業」,也就是公共田業,也在乾隆晚期,廖姓族人也開始模仿漢人,立有鬮書分產,並有「嘗業」的設計。

從對喪葬完全採用漢人的方式,以及「嘗業」的出現,在乾隆晚期,道卡斯族群廖姓,至少在豪邁公派下,就已經十分漢化或是客家化,成為了「平埔客」,亦即「客家化的平埔族」。

讀畢本書,從作者的討論中,看到了與過往平埔族群研究的不同面貌,亦即平埔族人與漢人之間的婚姻結合,除了漢人男子迎娶平埔女子,繼承平埔族的家產,使得平埔族逐漸消失的傳統看法外,也有成為平埔族群贅婿的漢人男子,及為媳婦的漢人女子故事,是另外一個讓我們了解漢人與平埔族群如何交互影響的新的切入點,展現另外少為人知的不同面貌,給與後來的研究者新的刺激,所以推薦給大家閱讀。

 

延伸閱讀:

1.陳其南(1990)。家族與社會:臺灣與中國社會硏究的基礎理念。臺北市:聯經。

2.陳秋坤(1997)。淸代臺灣土著地權 : 官僚、漢佃與岸裏社人的土地變遷,1700-1895 。臺北市: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

3.施添福(2001)。清代臺灣的地域社會:竹塹地區的歷史地理硏究。竹北市:新竹縣文化局。

4.柯志明(2001)。番頭家:清代臺灣族群政治與熟番地權。臺北市: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

5.洪麗完(2009)。熟番社會網絡與集體意識:臺灣中部平埔族群歷史變遷(1700-1900)。臺北市:聯經。

6.邵式柏(John R. Shepherd)著 ; 林偉盛等譯(2016【1993】)。臺灣邊疆的治理與政治經濟(1600-1800)。臺北市:國立臺灣大學出版中心。

【2016原圖中心12月週六電影院】

Categories: 影片播映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16/11/23

201612_web
本月份原圖中心週六電影院聚焦在擁有豐富動植物資源的亞馬遜雨林,將播映的影片為《永續亞馬遜》及《夢遊亞馬遜》。

《永續亞馬遜》從部落、社會、政治、環保與經濟上的意義與價值,從關係到全地球生命的生態系統的保存與平衡角度,重新看待並定義這片全世界最大雨林的永續未來。
《夢遊亞馬遜》描述兩段不同年代的白人探險家,從各自深入熱帶叢林的故事,描繪縈繞死亡的亞馬遜叢林;以神祕傳說暗喻原住民遭受的侵擾和剝削,亦凌厲控訴殖民者的貪婪魔性。

播放日期│12/3、12/10、12/17、12/24、12/31
播放地點│臺灣原住民族圖書資訊中心(臺大圖書館B1中庭廣場旁)

◎場次一

片名:永12_1續亞馬遜(普遍級)
片長:50分鐘
播放時間:10:00~10:50

從部落、社會、政治、環保與經濟上的意義與價值,從關係到全地球生命的生態系統的保存與平衡角度,重新看待並定義這片全世界最大的雨林永續未來。當大家開始討論人類對環境的影響,「永續亞馬遜」紀錄片分析了世上最大熱帶雨林在社會、政治與經濟上的意義與價值。

要把雨林的價值化為數字,這個關係到全地球生命的生態系統的保存與平衡,必須與其經濟潛能一起考慮。在此前提下,企業主管、政治人物與環保人士,加上原住民部落與河邊社區,一起致力於建造一個模式,可以利用資源,同時創造工作與收入,而只有極小的環境影響。
「永續亞馬遜」探討這些成功的計劃,來讓這片熱帶雨林永存。

◎場次二

12_2片名:夢遊亞馬遜(輔導級)
片長:125分鐘
播放時間:14:00~16:05

在哥倫比亞境內的亞馬遜雨林內實際取景拍攝,魔幻與寫實交織的拉丁美洲電影風格,為所有消逝的無名文明寫下紀念的詩歌。

1909年,一名德國科學家於亞馬遜叢林中罹患了怪病,他向碩果僅存的原住民巫醫卡拉馬卡德求助,他們順著蜿蜒的河流搜尋能治病的神秘植物以及失散的族裔。然而一路映入眼簾的卻是殖民勢力肆虐的無盡傷痕。

四十年後,一名美國植物學家再度踏上雨林大地,請求年邁的巫醫再次帶領他找到德國科學家記載的那神秘植物,隨著兩人深入雨林,雨林中沉睡的黑暗記憶逐漸被喚醒,過往留下的瘋狂與災難,亦如熱帶植物經年累月滋長,蔓生成更形扭曲的瘡疤。
片中的亞馬遜叢林是失落祕境,也是死亡縈繞的人間煉獄,巫醫口中的神祕傳說,暗喻原住民遭受的侵擾和剝削,亦凌厲控訴了白人殖民者的貪婪魔性。

=============================================

※週六開放六歲以上讀者入館:

一、6-11歲讀者請由家長陪同入館。

二、十二歲以上請憑學生證換證入館。

三、請遵守本館閱覽規則。

※觀賞假日電影院時,請攜帶證件登記入館,並遵守中心閱覽規則,請勿任意移動椅子。

臺灣大學原住民族研究中心2016公共論壇

Categories: 活動報導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16/10/25

地點|臺灣大學文學院會議室
時間|2016年10月22日(六)上午8:40

文/林恬慈

content-2-2

2015年《博物館法》三讀通過,條文中明定「為蒐藏、保存、研究原住民族文獻、歷史與文物,中央目的事業主管機關 應設置原住民族博物館,推動原住民族文化永續發展」,使得原住民族文物的來源以及其與博物館之間的關係再度受到關注。2016年,臺大原研中心便將「原住民族與博物館」定為公共議題的主題,並已於上半年辦理一系列的講座,並於今天和執行「大館帶小館」計畫的臺灣博物館一同合作舉辦公共論壇,廣邀各方機關主管、學者專家、工藝師一同討論原住民藏品與原住民和典藏機構的關係。

講座分為三部分,第一場次為「文物/文化的所有權與流動」、第二場次為「博物館與原住民族文物的新關係」,第三場次則為綜合座談。論壇一開始先由孫大川副院長致詞,他提到臺灣原住民嚴重的文化流失問題,並認為原住民族的文物是除了原住民族語言、文字以外認識原住民文化的重要環節之一,釐清文物的來源與歷史,將能夠幫助該民族回溯到更久遠的群體記憶。因此他希望能有更多人投入臺灣的物質文化研究, 幫助拼湊更完整的文化版圖,也希望也更多的私人收藏能夠公開,幫助年輕的世代更深入了、運用、找回自己的文化。隨後,原研中心的童元昭主任接著說明,與臺博館李子寧副研究員合作的契機是來自國科會的數位典藏計畫,他們經過幾次在部落的會面,發現原研中心和臺博館執行計畫的理念相近,皆希望能透過博物館與部落的合作,幫助原住民族技術與社會記憶的重建。童主任希望這一次的研討會能夠討論將典藏機構的資源交與部落運用的方式,以及關注目前正在進行選址作業的國家級原住民族博物館,是否能發揮發展歷史正義的作用。

第一場:文物/文化的所有權與流動

第一場的場次為「文物/文化的所有權與流動」,邀請到文化部文化資源司司長陳登欽擔任主持人,逢甲大學歷史與文物研究所王嵩山教授、立法委員鄭天財、東華大學財經法律研教所副教授蔡志偉以及臺博館研究組副研究員李子寧擔任與談人。王嵩山教授首先針對文物的概念進行發表,王教授表示,文物返還在世界歷史上的脈絡可以追溯到1970年代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開始關注文化遺產這項議題開始,之後對於文化遺產的界定便從有形、無形、事件記憶持續向外延伸定義,持續引發討論,也影響到後來文物回歸的議題與行動。將母語、土地、名稱等擺入無形資產的脈絡之下來看,臺灣最早的返還則可以追溯到「還我土地」、「還我姓名」的運動,然而雖然文物的型態意義多元,隨著《博物館法》的通過,在法規上還是必須面對「如何定義文物」的規範問題,並且還要考量如何利用博物館的技術,發展具文化意識的博物館。

鄭天財委員則在公部門服務期間,便是原住民文化館的推手之一,在擔任立法委員之後,亦爭取設立國家級的原住民族博物館。他於發表中分享了他推動原住民博物館所採取的策略,並也說明了文物館要達到妥善使用必須具備經費、人才、設施和輔導訓練等等要素。鄭委員表示,雖然他在文物以及博物館的領域是外行,但是他希望籌建博物館的過程可以促成各界對文物的理解、定義及態度。

蔡志偉教授則是從法律層面討論,提出為什麼原住民的文物要被蒐集展示、為何是以佔有的方式表現、若是佔有,那麼文物的歸屬權是誰等問題,並總結出原住民文化從日治時期便有落入公領域範疇的傾向。即使是以原住民為主體的律法,還是必須時時檢視這些法律的存在價值是什麼,要用什麼方法去實現這些價值。蔡教授最後以美國NAGPRA(原住民墓葬保護與歸還法)和加拿大2011年的文物歸還政策作比較,指出臺灣在草擬原住民文資保護辦法時,與會人士多對部落在此方面的執行能力持保留態度的現象。

李子寧研究員則是從文物流動的角度切入,指出博物館對文物的態度已經從19到20世紀的「蒐藏」漸漸轉移至「歸還」。這樣的趨勢對博物館來說似乎是危機,但其實返還文物的行為不但嘗試修復了博物館過去收藏行為所產生的倫理問題、帶來歸屬感,也因為返還計畫的執行,為博物館帶來了經費與工作機會。於是博物館的文物便從「學術標本」成為「文化遺產」,擁有了實體和情感,不過文物所有權的歸屬,也因此成為下一個備受討論的議題。李研究員指出,臺灣雖然未有像NAGPRA的法規架構去規範文物歸還的行為,但是各地機構卻也已經開始發展與地區部落的合作模式,因此下一步可以我們討論的問題是:臺灣需不需要有像NAGPRA一樣的法律架構?文物歸屬權又屬於誰?另外,原民館在文物歸還方面必須扮演什麼樣的角色?如何分工?

第二場:博物館與原住民族文物的新關係

第二場的主題為「博物館與原住民族文物的新關係」,邀請了李子寧研究員擔任主持人,海端鄉布農族文物館策展教育組組員馬田、中研院民族所博物館主任何翠萍、史前館副館長林志興、大武壠族纖維工藝師孫業琪與泰武鄉公所社會課長莊才德擔任與談人。每個與談人任職於不同單位,從他們自己的角度詮釋博物館在收藏原住民文物的方面應該扮演什麼角色。

首先馬田代表地方文物館表示意見,馬田表示他在基層單位服務,很能感受到「大館帶小館」政策對部落的鼓舞,並認為文物館的設立能夠幫助原住民建立文化主體性並提供就業機會,立意其實相當良善。但由於機關單位本身擁有的結構問題,單位缺乏專業人才領導經營方針,導致文物館成為浪費公帑的蚊子館,不過卻也因此引發大館帶小館政策與台博館的文物返還合作。馬田本人支持文物返鄉,他在部落服務感受到了部落文化歸屬的斷層,地方也有保存文物的硬體方面問題,但是文物返鄉的活動確實能填補、修復這些關係,在文物進入部落的同時,能有耆老與工藝師從旁參與並記錄,就能夠提供文化復振的基礎,提升文物返鄉的意義並促成文化行動。因此馬田希望若有國家級的文物館出現,能夠協助地方文物館,建立網絡關係以促進原住民文化的復振。

何翠萍主任則表示,身為民族所博物館的代表,因為沒有法律架構支持以及所有權人無法界定等問題,對返還一事其實無法表示立場,民族所博物館能做的,就是保存、管理好文物,並試著促成交流。何主任也介紹了民族所的館藏資源提供給與會人士參考如何利用,並強調除了國寶之外,其他文物都能經過申請進行調閱,目的可以有像是藏品複製和共作展示兩種方式。鼓勵有心人士突破既有博物館之框架,一齊合作、創造新的共作可能。

林志興副館長則是分享自身身為部落族人與博物館工作者,在處理文物過程中遇到的故事與心理轉折。像是進行文物收藏工作中,發現有大量卑南文物流失在外的複雜心情;卑南族人在面對傳統禁忌時,對博物館收藏文物的研究精神有所不諒解而拒絕合作;重建的文化場域與部落互動後,意外地成功促成知識與儀式的重新復振等等。林副館長在最後也一併提到,面對文物,博物館考慮的是是否需要與部落開拓新關係,原住民族人考慮的則是文物進入部落後能否參與,以及使用上是否方便,無論如何,這代表著傳統與現代知識已經漸漸走去過往的對立,願意開始產生對話,是令人樂見的現象。

孫業琪從工藝師的角度,強調了文物歸還部落的重要性與代表意義。他認為歸還文物能幫助工藝師重製文物,並從重製的過程中追尋文化的源流。他也在阿里山鄒族部落服務期間,親眼見證到織布工藝師藉由研究過去古老的織布文樣,糾正了一直以來學習到的錯誤織法,因此體認到博物館在文物重製上扮演了相當重要的角色。他認為與其一直設立文物館、或是討論文物所有權,不如討論誰有權力去研究並複製文物,以及如何銜接文物本身與族人、提升族人參與文化復振的意願,否則族人將真正失去能夠解構文物的機會。

莊才德課長則是以去年佳平部落祖靈柱與臺大人類學博物館結為親家為例,提供部落與博物館共作的另一種途徑。臺大人類學博物館從日治時期以來,一直收有佳平部落的祖靈柱mulitan作為典藏、研究之用,在族人知悉mulitan被列為國寶後,他們從一開始對祖先文物不了解,到試著去了解mulitan、討論如何處理,再到最後考量到部落現況沒有能力保存mulitan,選擇和台大人類學博物館結成親家的折衷方式,去取代以往傳統的抗爭行動。其中受到了許多來自不同地方的質疑,面對這些質疑,莊課長表示,部落作此折衷之舉也是萬般無奈,並重申未來部落若有能力,一定會設法迎回祖靈柱的決心。

第三場:綜合座談

接下來的綜合座談由原民會副主委汪明輝開場。汪副主委與大家分享了國家原住民博物館的選址歷程。由於博物館本來就是依附在殖民者的體系上,文物僅是研究主題的附件,學術語言對於文物的詮釋無可避免地抽離了原住民本身的文化脈絡。因此他認為應採用更積極的角度看待文物返還,若這次博物館的設立能修補、重整歷史脈絡,將可以是一次解殖民博物館的新取徑,並促進文化自覺的層面受到關注、讓大眾重塑對國家級博物館的想像。

延續原民博物館的話題,林志興副館長則提出需不需要將原民博物館定位成民族博物館,還是可以加入更多生活文化元素的問題,並關心博物館成立後的歸屬問題(是國家的還是原住民的),以及博物館將來該如何和大小館產生連結。李子寧副研究員則補充,他身為博物館研究員,近年來面對文物返還的態度,從「如何不還」漸漸演變至「如何去還」,雖然如何去還的限制依然非常多,但他認為這樣去面對文物的問題,心態上可以更正向多元。

接著國科館的人員提出他們曾經執行過的藏品返還例子,鼓勵原住民族人採用正當途徑取回文物。孫大川副院長則認為雖然大家有很多好的發想,但應該加強實作上的經驗,並考慮後續可能引發的問題,他也進一步關心原民會在選場址的原則是什麼,希望好的概念能夠實際得到落實。

隨後還有來自馬田、原住民法學研究院與原住民族人等人的提問與感想發表,綜合座談便在與會來賓的眾多發想、討論與回應中落幕。正如童元昭主任今日所言,原住民文物所牽涉到的議題非常廣泛與複雜,辦理此場論壇並不是為了要在一場討論會中就找到答案,而是希望藉著國家原住民博物館議題,帶起各方人士對於文物、原住民與博物館互動方式與扮演角色的意見交流,希望能夠藉由一連串的討論,讓相關的文化議題,能得到更細緻的理解與處理。

 

相關演講場次:

[工作坊]原住民與博物館、類博物館:臺灣的例子

時間:

2016年11月8日(二) 10:00-18:20

2016年11月9日(三) 09:30-11:50

地點:

國立臺灣史前文化博物館國際會議廳

活動網址:

http://www.nmp.gov.tw/news/news.php?i=1548

Welcome , today is 星期四, 2019/0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