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回家

Categories: 館藏導覽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19/06/25

content-3-1

《回家》,黃淑梅,自然影像有限公司,2018

文/布朗

導演黃淑梅一直以來都非常關注臺灣土地與環境的議題,並長期接觸災難主題的拍攝。1996年起投入921震災重建紀錄片拍攝與剪輯工作,完成《在中寮相遇》、《寶島曼波》與921災後重建紀錄片。近年來的作品如《給親愛的孩子》、《家鄉保衛戰》、《為孩子找回藍天》等,則從對「家屋」、「土地」的關懷轉化為人所處的環境空間,擴大探究臺灣生態環境、人與環境的關係等課題。這次的作品《回家》,是一部關於臺灣原住民部落文化如何傳承與教育的紀錄片,透過三段故事呈現當代原住民教育面臨的挑戰、困境,以及族人的省思、嘗試。

大社部落

2009年莫拉克風災後,不少原住民部落遭受嚴重損害。有別於過去災後重建作法,政府首次將「強制遷居、遷村」納為法律條文,並成為後來莫拉克風災重建政策的主軸。位於屏東縣三地門鄉的大社部落族人被遷往禮納里永久屋,與瑪家鄉瑪家部落族人、霧臺好茶部落族人共同成為禮納里部落的新居民,但並非所有族人都樂於接受「遷村」的結果,影片中的武棟與拔而熱資兩家人選擇在舊居地繼續過傳統生活。透過兩家的影像紀錄,呈現出傳統生活深耕於土地的積累。武棟的小兒子山門谷安於自述砍柴經歷時說,一開始除了好玩,但另一方面也是工作,因為不準備柴火、不砍柴的話,家人晚上就不能洗澡,但透過Vuvu的教導和身體不斷地練習,它會積累成一種自然而然的生活技能,這個技能也蘊含了祖先傳承的智慧。可見,在傳統生活中,工作就是生活的一部分,而這樣的生活是和土地、自然和生活環境緊密結合。山門谷安的父親武棟也相信,唯有留在原居地身體力行祖先的經歷與智慧,才能使孩子gi san maqacuvucuvun(學習怎麼當一個成熟、負責、願意承擔的人)。

 

美園部落

屏東縣瑪家鄉的美園部落,馬秀辛老師(美園部落互助教保服務中心主任)引領其他年輕老師,致力以自然為教材教導孩子學習母語。但在一開始,馬老師也曾經遭受挫折,帶著過去幼教的經驗回到部落,才發現根本不適用於部落孩子的生活經驗,馬老師回想自己小學三年級前的生活,開始帶著孩子透過感官實際體驗、接觸自然生活,同時學習母語。馬老師相信,孩子在部落裡經歷的事情(戶外的實作與體驗)會存在他的記憶中。當他再次回到部落時,這些經驗可以被連結在一起:「我不知道他會記多少,但你總是給他機會去記吧!讓他未來在面對生活的時候,可以想像有不同的方式去生活,或不同的方式去感受。」

比悠瑪部落

屏東縣泰武鄉的比悠瑪部落也同樣實行傳統教育。2008年11月,原住民族委員會開辦「原住民族地區幼托服務暨保母訓練與輔導試驗計畫」,讓眾多的原鄉部落,得以就近在部落內成立「部落托育班」,運用在地閒置空間及人力,照顧部落的學齡前孩子。比悠瑪部落的德布藍恩、楊江瑛等部落工作者因此開始辦理部落托育工作,希望完成由部落的人來照顧部落的孩子的心願。然而,2009年初計畫起步之際,當時托育機構的主管機關內政部以都會區的托育機構設置標準嚴格審核部落托育班,造成許多部落托育班被認定不符合法規,部落自主幼兒照顧因此難以為繼。

學齡前嬰幼兒照顧政策是現代政府十分重視的課題,無論是中央政府或地方政府都祭出各種方案,希望能解決目前少子化的趨勢。相同的問題在部落/偏鄉也正在發生,年輕人因生計須外出或離開部落工作,部落的孩子往往是由祖父母隔代教養甚至無人照顧,而幼兒照顧在部落的嚴峻挑戰是在於人力與資源的不足,部落必須利用在地舊有空間與人力自力救濟,此時政府以管理者角色而非協力者角色介入,確實使得部落無所適從。所幸,在「部落托育班」、學者、NGO組織工作者不懈地持續與政府對話、凝聚在地力量,並串聯組成「部落互助托育行政聯盟」,終於在2013年4月,屏東五個「部落托育班」陸續立案轉型成為「社區互助教保服務中心」,正式成為國家繼公立幼兒園、私立幼兒園、非營利幼兒園以外的「第四條路」。

這三個故事,儘管側重的焦點不同,但共同環繞的主軸皆為「教育」,原住民應該如何教育下一代?無論是武棟、拔而熱資、馬秀辛、德布藍恩等人皆強調傳統自然環境對原住民孩童人格養成的重要性。誠如現任監察院孫大川副院長於推薦所言:「教育的本質,不是與家庭、部落、土地和自然疏離的孤立領域,它關涉到人存在的全幅生活世界,是『to be』的問題,而不是『to have』的問題。教育的終極目標,不在於如何擁有各式各樣的知識與技能,而在於要成就一個什麼樣的『人』!」而當代原住民面對困境時,政府的角色到底是什麼?本片中也不乏「政府不懂原住民的需求」的聲音出現,無論是憂慮「遷村政策」對原住民族未來發展的後果,或者政府無法理解部落自幼兒照護多元與差異時的無助,皆反映出政府應更深入的理解原住民的需求,並共同思索未來發展的路徑,而非採取便宜行事的態度。

本片雖以「原住民」的教育與傳承問題為主題,但這樣的教育問題並非只存在於「原住民」身上。透過本片,除了能了解當代原住民遭遇的困境之外,另一方面也能思索教育的本質與意義,推薦各位讀者們觀賞。

2019年原住民族歷史正義與轉型正義全國巡迴講座──咱攏佇遮:轉型正義從認識自己開始

Categories: 活動報導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19/05/24

2019年原住民族歷史正義與轉型正義全國巡迴講座

咱攏佇遮:轉型正義從認識自己開始

主講:杜宜蓁(凱達格蘭族,總統府原轉會和解小組專案助理)

108年5月17日14:00 @臺灣原住民族圖書資訊中心

文/布朗

content-2-3-12016年8月1日「原住民族日」,蔡英文總統代表政府首次向臺灣原住民族過去400年所承受的苦痛與不公平待遇正式道歉,並宣布成立「總統府原住民族歷史正義與轉型正義委員會」(簡稱原轉會),作為政府與原住民族人追求共同正義、對等協商政策方向的對話平台,並以克服歷史傷痛、促進和解為目標。原轉會目前由召集人1人、副召集人2人,及全體委員29人(包含政府代表3人、族群代表19人、專家學者7人)所組成。召集人(總統)每三個月親自主持會議並與族群代表對等協商,委員得進行提案,於委員會議中進行討論,最後成案者由行政機關或主題小組進行落實與追蹤工作。其中,主題小組分為:土地小組、文化小組、語言小組、歷史小組、和解小組,各有其努力目標。本次演講為和解小組所辦理的全國巡迴講座,期透過全國巡迴講座推動臺灣內部社會溝通,增加社會有關原住民族轉型正義的對話與理解。

「咱」攏佇遮?

講者杜宜蓁是原轉會和解小組的專案助理、凱達格蘭族塔塔悠社人,自東華大學民族發展研究所畢業後返北工作,2016年在承辦凱達格蘭文化館「咱攏佇遮──基隆河畔平埔族人的鄉思」特展的過程中意外發現自己家族與平埔族群間的文化關聯與歷史故事。而為什麼是「咱」攏佇遮,不是「阮」攏佇遮?原來,閩南語中「咱」與「阮」雖都是第一人稱複數代名詞,但前者是包括聽話者;後者則不包括聽話者,亦即──「咱」攏佇遮同指居住在臺灣島的各個族群,包含所有的你和我,與我們的祖先共同在這塊島嶼上的記憶與歷史。

你認識居住在同一座城市裡的原住民嗎?

說到臺灣原住民族,大多數人都會先想到法定的16族,但在臺北,有兩條跟原住民有關的道路:除了大家都熟悉的凱達格蘭大道,另一條就是松山機場旁的「塔悠路」。塔悠路原社名為「塔塔悠社」,分為上塔悠(松山機場附近)與下塔悠(美麗華一帶)。老家位於上塔悠的宜蓁,目前跟家人居住於美麗華一帶。

策畫凱達格蘭館的特展時,宜蓁一直思索要如何讓展覽的內容更接近一般民眾。宜蓁向現場參與者提問:你們怎麼認識凱達格蘭族?(參與者:伊能嘉矩)沒錯,我們對凱達格蘭族的印象幾乎來自於文獻,像是伊能嘉矩這些人類學家,儘管眾人皆知臺北市總統府前那條「凱達格蘭大道」,卻對生活在同一座城市的凱達格蘭族不甚熟悉。也因此,籌備「咱攏佇遮」特展時,宜蓁與她的團隊夥伴特別強調「歷史年輕化」,以人物影像記錄的方式呈現當代年輕的凱達格蘭人找尋自我身分的過程與對話,這些可能在街上與你我擦身而過的人們,他們如何尋找自我存在的價值。

content-2-3-2

轉型正義從認識自己開始

當天演講宜蓁分享了彭凌、潘彥廷、潘杜慶三位人物及其家族與土地的故事。有些人物並不是一開始就了解自己的身分,例如彭凌、潘彥廷。畢業於成功大學歷史系的彭凌,原本並不知道自己有著凱達格蘭族的血液,偶然與大舅的言談激發了她的好奇心,於是她找了父母雙方的戶籍資料,才發現外婆的母親(閔石廷)在日治時期的戶籍註記為「熟」,而閔石廷的母親名為潘熟,潘熟的父親名為「潘正房」。在網路檢索下,彭凌發現臺大人類學博物館所典藏「凱達格蘭族現存最後一份婚約書:即1893年(光緒19年)潘正房、閩清江仝立招婚合約書」,在胡家瑜教授的協助下得以觀看到祖先所經歷的歷史片段。而彭凌,也申請國家文化基金會的案子,花費五年的時間去挖掘、找回自己家族的故事。

彭凌和宜蓁兩人的家族淵源,也是在策展的過程中才發現。原來,婚約書的主角「潘正房」就是兩人共同的祖先,兩人先輩的祖居地皆為「上塔悠67番地」。原居地於上塔悠的宜蓁現與家人居住在美麗華一帶(原下塔悠),起因為1991年基隆河截彎取直計畫,松山、內湖、南港段施行第二次的工程,以利基隆河洪水的宣洩,現今,「上塔悠67番地」已改建為觀山河濱公園。但宜蓁每當問她的伯父「你去哪裡散步?」伯父則是回答「我去古厝那邊散步」。儘管已經遷徙,但人和土地的情感與記憶還在,但假使我們下一代不再去試著了解與認識,這些片段可能將散落在時間的洪流中。因此,和解小組在進行社會溝通時,希望用平易近人的概念讓社會大眾理解轉型正義,而理解轉型正義,其實是從認識自己、關心自己所居住的土地開始。

原住民族轉型正義不是政治議題,而是和每個人都相關的社會議題

和解小組去年與今年各辦理60場的巡迴講座,在受理申請時最常被問的問題是:這個是只有原住民才可以申請嗎?可見許多人會誤解原住民族轉型正義只跟原住民有關係,或者認為這是一項政治性的議題,但其實並非如此。

受理申請並辦理的120場講座中,申請單位(者)超過80%為非原住民,這是非常好的現象。臺灣的法定原住民族人口數僅占全臺灣人口數的2%多,若須落實原住民族的轉型正義,唯有97%的非原住民共同來理解,才有邁向成功的可能。過去幾百年所積累的創傷與磨合,並非一夕之間即可和解,但無論是原住民或者非原住民,我們都是這座蕞爾小島的居民,唯有踏出自我了解的步伐與釋出相互理解的善意,才可能有真正和解的那一天。

《霞喀羅古道:楓火與綠金的故事》新書分享會

Categories: 活動報導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19/04/26

時間:2019年3月27日上午

地點:林務局

文/布朗

《霞喀羅古道:楓火與綠金的故事》是林務局與徐如林合作出版國家步道系列書籍的第4本著作,繼能高越嶺道(2011)、浸水營古道(2014)、合歡越嶺道(2016)之後,睽違兩年多終於出版問世。霞喀羅古道早在2001年被選為國家步道的第一條示範道路,在2003年首度修整完成時轟動一時,可惜在2004年夏天時因敏督利颱風、艾利颱風的豪雨肆虐下嚴重坍方而封閉,又於2015年因蘇迪勒颱風侵襲中斷,直到2018年底整修完成全線開放通行。本書的出版好比霞喀羅古道的指示牌,在歷史紀錄與田野踏查的基礎上,透過作者徐如林平易近人的筆觸,引導讀者共同瞭解這條古道背後的人文歷史。

content-2-2-1
新書發表會現場_圖片來源:林務局

新書分享會在上午十點開始,眾多長官、學者及關心臺灣古道的民眾蒞臨參與,現場十分熱鬧。林務局局長林華慶開場致詞,感謝楊南郡老師在生前與師母徐如林老師協助林務局完成152條國家步道系統,其中,霞喀羅古道正是這152條古道之首,而這條古道資料的整理與出版也是楊老師臨終前的遺願之一,也很感激徐老師的努力,本書的出版完整了臺灣四大重要古道的歷史研究。接著,徐如林老師的好友,同時也為本書撰寫序言的中央社董事長劉克襄則從自身的經驗分享,對他而言霞喀羅古道不僅是一條深具歷史意義的路徑,更是與孩子間的對話平台。本書分享會的主角徐如林老師登場,徐老師首先向大家致謝,並向現場讀者說明本書第21頁照片誤植情況,接著隨即進入本書介紹,佐以照片的投影帶著與會者一同走上霞喀羅古道的踏查。

霞喀羅古道所穿越的基納吉部落群與霞喀羅部落群,是泰雅族祖先最早的移民,由泰雅英雄武塔卡拉霍及其直系子孫們所建立。17世紀末,因全球適逢小冰期使得植物生長季節變短,糧食產量變少,南投縣北港溪流域中上游Mashitoban(瑞岩村,泰雅族發源地)的武塔卡拉霍帶領子輩翻山越嶺地向北遷徙找尋適合的居住地,最後在大霸尖山北稜建立第一個部落──鎮西堡,其子孫也後續於霞喀羅古道上建立各部落。

content-2-2
作者徐如林老師

嚴格來說,霞喀羅國家步道,是由「霞喀羅警備道路」與「薩克亞金警備道路」兩條日本時代的「理蕃道路」所構成,雖然早在清代治臺時期,漢人、清朝政府,甚至外國人為了樟樹的利益都捨命進入山區採樟,但皆未真正進入到霞喀羅地區。直到大正十年(1921)後,日本政府從新竹州出動大批警力,利用不同族群的仇恨與矛盾,動員其他族群「味方蕃」圍攻霞喀羅群,並趁鎮壓霞喀羅群有成效時,出動一支213人的「警察搜索隊」,並動員隘勇線內的親日泰雅族群,開闢了「霞喀羅、薩克亞金警備道路」,在短短不到50公里設置25個駐在所,其中3處設有砲台,其沿線的警官駐在所遺址密度是全臺灣最高,這條歷史古道的建置,背後鋪陳的原住民與殖民者的衝突與斑斑血淚。 (more…)

【圖書】吹過島嶼的歌

Categories: 館藏導覽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19/04/26

《吹過島嶼的歌》

財團法人原住民族文化事業基金會,2019.03

阿洛.卡力亭.巴奇辣 主編;黃楷君、鄭景懋 作

文/布朗

 

這雖不是一個正式的史歌考證,其目的也不是在型塑一個國族認同的節目,但是對於這些歌謠的追認與創造,那正是原住民族伴隨著島嶼一同走過思想的沃土,而歌謠正記取每一個躁動思潮的時代,是眾多無聲者的覺醒,我們透過鏡頭,期許以一個敘事方式賦予歌謠新的色調。

──節目主持人 阿洛.卡力亭.巴奇辣

 

0123-song-cover-1談到臺灣原住民給人的印象,經常是天性樂觀、能歌善舞。原住民是能唱、愛唱,但我們在唱什麼?又為何而唱?臺灣原住民族原是沒有文字的民族,其生命與生活的記錄、甚至祭儀與禁忌是刻畫於生活藝術中,如服飾、建築上的圖紋等,此外,也透過口傳的神話傳說以及歌謠流傳後世,原住民傳統音樂與歌謠其實就是原住民族的歷史教科書,蘊含著祖先的經歷與智慧。然而,在臺灣原住民接受國家統治之後,外來的音樂逐漸取代傳統歌謠與音樂成為原住民族音樂生活的新樣貌,也象徵原住民族生活的變化。因此,了解各個時期的原住民族唱什麼、為何而唱,探討各時期原住民族的音樂樣貌及其背景、特質,或許能從個體的生命歷程形塑、投射出百年來的原住民族族群經驗。

「吹過島嶼的歌」是由原住民族電視台自2014年製作的音樂節目,主旨在實現與推展「原生」、「原創」的臺灣音樂,將臺灣視為南島文化的發源地,透過音樂的演奏與歌謠的吟唱呈現島嶼的歷史與故事。該節目自開播以來,曾入圍2016年教育文化節目獎,及2016年、2017年非戲劇類節目導播獎,主持人阿洛.卡力亭.巴奇辣更曾獲2016教育文化節目的主持人獎,節目內容與品質受到肯定。「吹過島嶼的歌」第一、二季聚焦於臺灣原住民族的音樂與歷史,自第三季起更跨出島國,以音樂串連南島,遠赴紐西蘭及菲律賓探訪不同的南島音樂人,用音樂與歷史文化交流,目前第四季持續播映中。 (more…)

【電影】漂流遇見你

Categories: 館藏導覽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19/01/28

《漂流遇見你》

陳潔瑤導演,一顆星工作室。

文/布朗

content3-3《漂流遇見你》是泰雅族陳潔瑤導演(Laha Mebow,下稱Laha)在新喀里多尼亞拍攝的第二部南島系列紀錄片,熟悉Laha導演作品的讀者,在觀賞《漂流遇見你》片頭時,一定會覺得非常熟悉:在棲包屋文化中心工作的Bob、卡納克族與法國人結合而成的雕刻藝術家家庭,以及新喀里多尼亞首都努美亞「黑黑的朋友」們,這些正是Laha導演在第一部以新喀里多尼亞為主題的南島影片──《我在這裡看見你》中曾經出現的人物。2013年,Laha導演在太平洋研究學會贊助下拍攝紀錄片《我在這裡看見你》,並於同年原圖中心與臺灣太平洋研究學會共同主辦「與心共舞.航向大洋」的活動時公開發表,《我》片記錄當時臺灣二十多位原住民藝術家,參加由高雄市立美術館主辦的「跨.藩籬!台灣原住民當代藝術海外展」,在新喀里多尼亞當地駐村與文化交流的經驗。以此為契機,Laha導演發現了新喀里多尼亞的原住民──Kanak(卡納克人)。

新喀里多尼亞在1853年成為法國殖民地,當地原住民卡納克(Kanak)族與臺灣原住民族、紐西蘭毛利人同屬南島民族中的一支,其占該國近半的人口數量,是臺灣原住民族占臺灣人口比例(約2.4%)的20多倍,因此,臺灣不易被看見的原住民族處境,在充斥著卡納克人的努美亞街上被放大且讓人難以忽視,其近似於臺灣原住民族的命運吸引著同行原住民藝術家與Laha導演目光,忍不住想進一步了解。延續著《我在這裡看見你》,在Laha遇見的當地許多藝術家中,賈克樂團(JahK)是成立於1996年當地南方部落的一個樂團,雖然他們並非是當地特別知名的樂團,卻持續透過音樂表達他們對生活、家庭、世界的愛,表現出世界原住民最原始根本的生活精神與態度,激發起Laha導演的好奇,好奇兩座島嶼的原住民因為音樂而相遇會是什麼樣的故事,而有了《漂流遇見你》的拍攝。 (more…)

夏曼.藍波安《大海之眼:Mata nu Wawa》新書分享會

Categories: 活動報導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18/12/25

 

夏曼.藍波安《大海之眼:Mata nu Wawa》新書分享會

主辦│印刻文學content-2-2

時間│2018年11月16日 19:00

地點 │讀字書店

 

攝影、文字/布朗

2018年10月,達悟族作家夏曼.藍波安的最新散文《大海之眼:Mata nu Wawa》出版。印刻文學選擇了11月16日這一天不是太冷的冬日,為夏曼.藍波安舉辦了一場新書分享,空間不大的讀字書店擠得滿滿,大家在澄黃溫暖的燈光下等待分享會的開始。

首先由三位夏曼.藍波安邀請的友人們從不同的面向引導大家思考本書,分享各自的心得。為《大海之眼》撰寫導讀序文的陳敬介老師(靜宜大學中國語文學系副教授)說:這是夏曼的第10本作品,前9本撰寫的是夏曼的海洋,這一本則是他帶著大海之眼在陸地上的故事,是完全不同的題材,需要重新去理解與詮釋。陳老師強調本書所書寫的經驗,或許並非是一般讀者容易理解或想像的,但唯有盡力去理解,以心映心地去閱讀與感受,才能真正彰顯這本書的價值。同是作家的張耀仁老師(屏東大學科普傳播學系助理教授),則透過許多照片來呈現夏曼筆下空間的氛圍與狀態,引領參與者一起進入《大海之眼》的書寫情境,此外,張老師認為,夏曼.藍波安從翻譯海洋到書寫自我的路徑,不同於大部分書寫以自我為起點的路徑,因此《大海之眼》在其書寫光譜上有其不同的意義。劉威廷老師(國立彰化師範大學臺灣文學研究所助理教授)則從西方殖民研究及傅柯的異質空間理論來觀察夏曼.藍波安的作品及其脈絡,帶給現場與會者另一種思考的觀點。接著由夏曼.藍波安來分享並回應幾位朋友的評論與現場讀者的問題。

content-2-2-1

(上圖依序為陳敬介老師、張耀仁老師、劉威廷老師)

《大海之眼》回首自身的經歷,從小島來到大島念高中,面對與自身完全不同的價值觀與文化,為了抗拒被強勢的文化吞噬,拒絕加分保送師範大學。為了證明可以自力考上大學,花了四年的時間,這中間為了生活費、補習費,在臺灣西部四處打工。夏曼說,在念淡江大學的時候,我的手都插在口袋裡,因為都是鋼筋鏽,我要怎麼把手洗乾淨?回蘭嶼,去游泳,鐵鏽就可以退去。儘管在臺北的霓虹燈下我有很多傷痕,但每當回到蘭嶼,我都想說:再考一次吧。每當很苦的時候,總忍不住想:假如我去讀師範大學,可能就不用吃這麼多的苦。但過程中的試煉,到現在也成為我對文學的愛。回首過去,對夏曼來說,過程中的苦就是他追索自我與文化的驅力,也砥礪他的文學。

夏曼.藍波安書寫海洋文學,是海洋情緒的翻譯者。談到翻譯,夏曼說:我到去海裡潛水抓魚,用達悟與跟部落的人交談,然後用華語寫出來,這就是翻譯。我的母語天生就是跟海洋綁在一起,你看我潛水,這就是我的文學,我的文學浮到陸地上的時候,它就變成漢字,就叫做「翻譯」。夏曼.藍波安所貫徹的海洋思維,不僅止於文學創作,從生活上的實踐,身體力行地延續與傳承是來自海洋的宇宙觀,是達悟祖父輩所給予民族科學知識,這些都成為夏曼文學訴說的養分,同時也是他的生活方式,達悟人的生活方式。 (more…)

【徵稿】2019原圖中心01-03月館藏導覽徵稿

Categories: 活動消息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18/12/25

content-1-2

原圖中心2019年1-3月館藏導覽徵稿已開始,欲投稿之讀者,請於3/12(二)之前,以標題「原圖中心館藏導覽投稿_您的姓名」,將稿件寄至信箱:ntutiprc@ntu.edu.tw。

詳細徵稿辦法(201712更新版本),請見:https://tiprc.apc.gov.tw/blog_wp/?p=13653

 

本期徵稿書目:

2019.01-03-1

向下扎根!德國教育的公民思辨課4-「什麼是難民、族群融合、庇護政策或仇外心理? 」:看見他人困境的理解能力

什麼是難民、族群融合、庇護政策或仇外心理?和你我又有什麼關係?

本書奠定在一個基本命題:我們要什麼樣的共同社會生活?這也是這套「向下扎根」書系的核心關懷。難民衝撞的不僅是國籍限制,更是關於「我們」對自身的界定。一個能達到和而不同、容納差異的社會,就越能體現民主與人權的價值。對台灣社會而言,或許歐洲難民問題顯得遙遠,但是台灣歷史從不缺外來者融入當地的挑戰,不論成敗,終究每個人都得為共同社會生活負起一己之責。而正是負責的體認,讓「沒有人是局外人」這句話成為行動的開始。

 

 

 

2019.01-03-2

 

人類學家的我們、你們、他們                               

本書向臺灣社會大眾介紹什麼是人類學。本書分為三個單元:「田野感知」、「文化反思」與「詮釋、展演與行動」,總計12篇文章,分別由因此民族所同仁撰稿,從各自的田野研究出發,以較為輕鬆的筆調,深入淺出地介紹人類學的觀點。儘量涵蓋文化人類學基本課題。

 

 

 

 

 

2019.01-03-3

 

大海之眼:Mata nu Wawa

夏曼.藍波安2018年最新作品,透過述說深埋心海的傷痕,從童年曾被「魔鬼」抓走兩次的經驗,到拒絕保送師大,四處流浪做粗工、籌學費的達悟青年,細數數十年的曲折航程,夏曼.藍波安以海洋文學找回大海的尊嚴。

 

 

 

 

 

 

2019.01-03-4

 

婆羅洲之子與拉子婦

混融婆羅洲熱帶風土與種族傾軋的哀傷書寫,李永平早年小說羅織出馬來亞鮮活生動的歷史群象。映現十八世紀以來,雜揉華人與當地原住民的島嶼生態。李永平對原鄉一往情深,而當地族群對峙卻在他身上繫了無數個難解的結,土地上人情衝突往內延伸為心頭創痕,作者筆下人與人之間的衝撞,亦成其與自身身分的搏鬥。本書深刻討論國族間的矛盾情結、刻下傷働記憶,透過種族間無數次對話爭鬥,挑醒人性最柔軟的同理與悲憫情懷。

 

 

 

 

2019.01-03-5

你才女巫,你全家都女巫  I Am Not a Witch

世界無奇不有,小女孩竟是女巫?擾人異事發生在非洲尚比亞小村落,衰事來得又急又猛,受波及的倒楣村民將矛頭指向剛好在現場的八歲女孩,說她就是掃把星、惡毒女巫!經過潦草的審判,女孩被當局判死,押送到女巫園區聽候處置。她被強制綑上限制飛行的緞帶。若自行剪掉,就表示願意被當成山羊宰殺;若選擇留著,就能當個驕傲的「人民公巫」,為國家的觀光經濟出一份力。本片編劇兼導演以諷刺、具幽默感的態度觀察自己出生的那塊大陸上,某些藉由迷信與神秘現象來侵犯女性權益的情形。

【圖書】奇萊山上找水鹿

Categories: 館藏導覽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18/12/25

content-3-1《奇萊山上找水鹿》

林麗琪著;內政部營建署,2017

文/Josefina

《奇萊山上找水鹿》是內政部營建署出版的第8本以國家公園為故事主題的兒童繪本之一。本書於2017年12月出版,其他系列書籍分別是2014年出版的《墾丁奇幻漂流記》、《鮭寶魚兒的願望》,2015年出版的《琪琪登玉山》、《小油坑探險記》,2016年出版《皮皮的冬季旅行》、《風獅爺與好朋友》,以及同年出版的《阿清與小蘭的海角樂園》。這一系列繪本大受好評,不僅能使大人小孩一同閱讀圖文並茂的精采故事,增進親子關係,更藉由書中悉心編纂的內容與繪圖融入知識,使讀者認識臺灣豐富的自然生態景觀與動植物,同時傳達友善、愛護生態與自然環境的核心觀念,達到普及環境教育的目的。

本書由自然風情畫家林麗琪撰文及繪圖,描述三位喜歡親近大自然、志同道合的朋友琪琪、阿晨與佳佳在三月初春雪融時節一起攀登奇萊山尋找水鹿,並請高山嚮導阿賴帶領他們前往。路途中,除了水鹿之外,他們一行人遇到許多平地上見不到的野生動植物,比如華南鼬鼠(又稱黃鼠狼)、玉山箭竹、有「高山麻雀」之稱的岩鷚……。文中巧妙藉由嚮導阿賴之口傳達生態保育正確觀念與登山時應注意的行為。如書中有一段描述大夥兒吃晚餐時,黃鼠狼聞香而來,但阿賴說不能讓他們養成索食的習慣;爬山時他們緊抓樹根與繩索,站穩腳步,三點不動一點動,因為路途艱險,稍加不注意可能就會滑下山谷。 (more…)

【電影】高更:愛在他鄉

Categories: 館藏導覽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18/12/25

 

《高更:愛在他鄉 Gauguin :Voyage de Tahiti 》

Edouard Deluc 導演,2018

content-3-2

文/蕭如雅

電影《高更:愛在他鄉》描述的時間是高更初次來到大溪地的前兩年。對照高更真實的生平脈絡,電影為了先解釋他去大溪地前的狀態,而改編了劇情,快速交代他追求繪畫為業卻不得志;家庭婚姻也受理想波及的遭遇。即便有朋友可以抒發鬱悶,但離開舒適圈去大溪地,也非其他藝術家可理解或同行的,旁人敬畏的言語,也都只顯出高更的孤獨罷了。

但其所望之強烈,讓他還是孑然一身來到心中的理想國度。潮濕貧瘠的環境,天天滴落雨水的屋子,是高更在大溪地作畫的日常,而他依舊身無分文也沒有法國家人的支援,當他疾病纏身被醫生診斷需特別照料時,他也無視阻礙照常島上旅行,除了抓魚吃果外就是作畫,粗野又隨性,看得出相當適應這樣的生活方式。

他衰弱的在島上移動,以為就要遭遇不幸,殊不知高更就在此遇見他創作的謬思女神。他在某處村落遇見了名為「德胡拉」的女孩,德胡拉隨他回家成了他的妻子。之後高更的畫作,都以她為主角來傳遞伊甸園中的夏娃,這樣的創作形象。但事事總不從人願,這位在高更心中完美的「原始」德胡拉卻嚮往西式教堂生活,漂亮的白色衣裙,期望過著高更奮力拋棄的「文明」枷鎖。最終,即便他想努力滿足其妻的期望,年紀、想法的差距讓年幼的女孩仍然外遇,而高更也因身體疾病必須返國治療,結束這段大溪地的日子,電影尾聲是高更離不開大溪地的戀慕眼神,也暗示了他後來重返在此終了的人生。 (more…)

【圖書】秀姑巒溪河口漂流記:遙遠的歸鄉路

Categories: 館藏導覽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18/11/27

《秀姑巒溪河口漂流記:遙遠的歸鄉路》

小林豊著,林真美譯;聯經出版公司,2018

文/陳俊豪(讀者投稿)

content-3-2《秀姑巒溪河口漂流記:遙遠的歸鄉路》一書係由繪本作家小林豐,改編《享和三年癸亥漂流台灣チョプラン島之記》而成的繪本作品,這作品有臺灣版魯賓遜漂流記之稱。內容描述一艘從北海道出發的船「順吉丸」,因在海上遭遇暴風雨,導致船隻漂流至臺灣,而船上的人上岸後,與臺灣當地大港口阿美族原住民共同生活的故事。浩劫重生的日本人因無法適應環境,接二連三的逝去,最終僅剩船頭文助,及男孩市松存活下來,融入當地阿美族生活。

在小林豐細膩的筆觸下,清楚描繪出阿美族的漁獵、農耕及狩獵文化:以漁網及魚刺的捕魚方法,以捕捉鹿、野豬及種植芋頭當作食物、小米做酒的飲食文化 。小林豐所描繪的阿美族部落,如細心觀察,會發現諸如集會所、倉庫及存放穀物之處等地皆出現在其中,可見作者考究細微。

此外,亦描繪出阿美族與不同族群的互動情況。在當時,除了當地的漢人商家外,尚有季節性自恆春、枋寮等地來此往返的商人,繪本中的恆春商人「馬安」即屬之。阿美族人沒有錢,向來都是以物易物,就連與較深山的原住民族交易也是如此。

書中展露出的不僅僅是阿美族人的文化、熱情與好客的個性,從「阿美只要看過山的形狀,便會牢牢的記住。」的描述,便可知道原住民的方向感是一流的。因此,放眼今日的登山界,如果要攀登少為人知的路線,雇請原住民是最可靠,也是最安全的方式。

男孩市松與船頭文助在阿美族的部落居住了五年,早就是阿美族的一份子了。然而,文助始終掛念著故鄉,並惦記著將市松帶回日本這個任務。藉由漢人「馬安」的協助,他們從秀姑巒溪口經過枋寮,再輾轉來到臺灣府城(今臺南市區)。在花蓮秀姑巒溪口,市松與文助以原住民的觀點看待這座島嶼,學習在自然中生活;在臺灣府城,則是以漢人的觀點看待之,絡繹不絕的船隻進出安平港與運河,市街上充滿小販叫賣聲,街道上設立各式各樣的商店與寺廟。在小林豐的描繪下,十九世紀初的臺灣府城仿若躍然紙上,從大西門與其週遭的接官亭、風神廟、南河港,到遠處安平港所在的一鯤鯓沙洲地形、矗立於島上的熱蘭遮城,足見小林豐對於清國時代的臺灣府城考究仔細。秀姑巒溪口與臺灣府城雖位在同一塊土地上,風土民俗卻截然不同。故事的最後,市松與文助經廈門、福州、杭州、乍浦等地,回到睽違七年的祖國──日本。這也才發現,原來日本與秀姑巒溪河口並不遠,僅僅隔了一座大海。大海何其寬廣,連結了全世界。 (more…)

Welcome , today is 星期五, 2019/08/23